中文      English
 
 
世界轨道交通资讯网
首页 > 专题 > 社会资本投资建设铁路正当时 > 铁路投资重回历史次高位 经济微刺激已实施

铁路投资重回历史次高位 经济微刺激已实施

发布时间:2015-09-23 15:56:38 编辑:guoxining
本文摘要:央广网财经2014年4月16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中国铁路总公司相关部门统计确认,今年一季度全国铁路完成基本建设投资545.1亿元,同比增加119.2亿元、增长28.0%。
 
  央广网财经2014年4月16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中国铁路总公司相关部门统计确认,今年一季度全国铁路完成基本建设投资545.1亿元,同比增加119.2亿元、增长28.0%。铁总总经理盛光祖公开表示,今年全国铁路固定资产投资增加到7200亿元。历经三年低位徘徊后,中国铁路重回7000亿以上投资高位。而随着融资改革的迫切,铁总将出台多项涉及核心利益松动的措施,以激活市场投资热情,铁路发展基金和价格改革在上半年就能看到重大突破。
 
  回顾最近几年的铁路投资会发现:在2010年达到了8340.7亿元的历史最高峰后,铁路投资从2011年开始跌入冰点。在今年初的年度铁路工作会议上,铁总总经理盛光祖表示:“2014年,国家铁路安排固定资产投资6300亿元,投产新线6600公里以上。”而现在,全国铁路固定资产投资增加到7200亿,投产新线增加到7000公里以上。投资数据重回历史次高位置,仅次于2010年的8000多亿元。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东方汇金期货金融产品事业部总经理柳瑾表示,这一次的经济微刺激已经在实施,不仅仅从铁路的新项目,保障房、棚户区改造等等项目都已经开始稳步出台。高盛的统计显示,最近“一篮子”稳增长相对的措施,对于中国的GDP的规模大概占0.21%左右。今天刚刚发布的一季度GDP的数据比市场预期低,预示着经济下行的压力在增大,更进一步的稳增长的措施已经“在路上”,提出这项措施之前其实恰恰就是为了对冲现在GDP数据下行的心理的冲击。
 
  回顾上一次的投资高峰时,是一大批工程待建。对于这一轮的“扩张”和过去的差异,柳瑾表示,上一轮的投资建设主要以基础设施建设为主,完全是以拉动投资并且保住增长、保住GDP为主要目的,而这一轮投资则包括了多重目的和多重方式。首先要稳增长,同时要兼顾民生为导向,所以保障房、棚户区改造其实都是针对民生的项目。另外,它还会兼顾了产业转型,因为现在国家重要的方向之一就是调整产业结构,其中投资方向也有扶持新能源项目在其中。第二,投资的方式会有所不同,那么现在以铁路为主,建立了铁路发展基金,而且有一系列的措施,包括税收减免优惠政策,都是为了吸引民间资金进入,避免财政资金输出太大而造成财政部门的赤字。
 
  本月初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到,今年全国铁路预计投产新线6600公里以上,比去年增加1000多公里,其中国家投资近80%将投向中西部地区。那么中西部市场的开启能为铁路发展带来多大的新机遇和空间?
 
  柳瑾表示,铁路设施对西部的建设和影响,首先,直接影响的就是所有相关基础设施的建设,包括铁路的建设、工程的建设,附带的一些电缆、电线设备;第二,带动相关周边产业的升级和发展,李克强总理提出有利于推动周围新型城镇化,改善欠发达地区的环境,帮助周围千百万人民脱贫,这是一个更大的目的,铁路的修建伟西部地区的农产品输出到东部地区提供便利,也为在西部建设工厂运输原材料还是输出产能提供了便利,也能为服务业如旅游相关行业带动客源。
 
  尽管铁总相关部门确认,今年1~3月份,全国铁路完成基本建设投资545.1亿元,同比增加119.2亿元、增长28.0%,表示铁路建设保持了加快推进的良好态势,但市场和学界普遍认为,尽管一季度投资实现了同比增长,比照全年超过7000亿的投资总额,这一数据就十分难看。再加上上周四,2014年度第一期铁路建设债券在银行间市场招标发行,市场反应较为冷淡来看,历史债务包袱和市场化转型的压力是不是会成为铁路发展的压力所在?
 
  柳瑾认为, 2011年铁道部进行改组,造成银行间市场的一些购买者会担心风险在内,这就是所谓的历史包袱。另外,近期面临信用债的局部风险释放压力,银行和保险资金是传统购买债券的大户,当它们也要去购买信用债的时候会比较慎重。综合多方面的原因,所以造成了现在对新发行的铁路债会有所,压力会有所增大。
 
  值得注意的是,在资金匮乏的倒逼下,铁总也逐步松口让出了“定价权”的核心利益。继发改委批复准池铁路允许自主定价之后,高铁客货运也开始尝试定价自主化。不久前,铁路系统曾大规模推出高铁快运服务。最近,京沪和京广高铁在原商务、一等座打折的基础上,开始小范围试水二等座打折,这一做法被业内人士认为是铁路客运市场化定价机制的破冰之举。所以建立铁路发展基金等重大改革短期内是不是有望取得突破?
 
  柳瑾认为,更主要的突破来自于政策红利的释放,主要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国务院工作会议上明确确定了铁路投资融资体制的改革,加快铁路设施建设的具体政策措施,在从上到下的强力推动下,政策会比较快的会出现破冰。
专  题
 
 
 
封面人物
市场周刊
2021-02
出刊日期:2021-02
出刊周期:每月
总481期
出刊日期:(2014 07 08)
出刊周期:每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