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世界轨道交通资讯网
宁滨
男,汉族,1959年5月生,山西稷山人,中共党员,工学博士,教授,交通信息工程及控制学科博士生导师。

成 果

      1982年2月毕业于北方交通大学电信系铁道信号专业。英国伦敦BRUNEL大学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访问学者;1997年12月任北方交通大学副校长,2008年3月任北京交通大学校长。

      主要从事高速列车列控系统,智能交通、基于通信的列车控制技术(CBTC)、轨道交通系统、系统容错设计、故障诊断、系统可靠性和安全性研究。

专 访

大学要不断创新,也要有所坚持

——访北京交通大学校长宁滨教授
 
      随着关于《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讨论的深入,一些有关高等教育的功能、大学的定位、高等教育与社会的关系等常议不衰的话题又成为热点。不同的是,当今高校的专家、学者、领军人物关于这些话题的思考,更多地参照了科技、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等时代背景,见解更为宽广与深刻。新学期之前,就这些话题,北京交通大学校长宁滨教授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记者:大学的功能,是一个既传统,又常被赋予新内容的话题。

 宁滨:大学的责任或者说功能有不同的提法,人才培养、科学研究、服务社会、文化引领等等,可能还可以提出更多的功能。但是说到底,大学最重要的功能是人才培养,这已经形成基本共识。换言之,大学最核心的责任就是育人,为国家、为社会培养人,满足青年人学习、成才的愿望。

 中国进入现代社会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兴办大学,培养出了具有现代思想意识和行为方式的年轻人。大学的各项功能都离不开人,离不开人才。就拿北京交通大学来说,它生存与发展的第一意义就是培养人。100多年前,中国出现了北京交大、西南交大(山海关北洋铁路官学堂)、中国矿大(焦作路矿学堂)这样一批最早的工科院校,就是今天一批行业型大学的前身。为什么呢?因为中国现代工业发轫于路矿。这些工科院校引入了先进的工业文明,培养出早期的工业人才,中国工业才逐渐发展起来。我们国家现在仍处于工业化、信息化、现代化的进程之中,仍然需要大量专门人才。就是今后完成了工业化过程,也需要大学源源不断地培育出人才,毕业生走上社会,实现社会进步、经济发展与科学昌明。

 记者:但是大学的一些传统功能,比如育人,也要与时俱进,在时代的背景之下满足新的需求。

 宁滨:是这样,大学的功能也是现实的。以北京交通大学为例,行业大学首先要支撑行业的发展,为行业、企业的发展培养所需人才。当前中国正处于轨道交通大发展的时期。客运专线即高速铁路建设、货运方面的重载运输,原有线路技术装备的提升以及城市轨道交通的发展需求都非常大,可以说世界轨道交通最大的市场和需求都在中国。中央拉动内需的战略重点之一就是加大对于铁路建设的投入。建设好这些“百年工程”面临的严重挑战之一就是相关人才的不足,因此,需要大学培养大批的工程技术人才和科技管理人才来支撑当前大规模的轨道交通建设和未来的安全、高效运营。几年来,北京交通大学全部毕业生的近30%、铁路相关专业毕业生的近50%都在铁路就业。同时北交大一直坚持高质量办好本科教育,强调教授要给本科生授课,高水平科研开发平台要对本科生开放。在铁道部的支持下,北交大全力办好“詹天佑班”、“茅以升班”和“3+1”铁路特色学历教育。

 大学在人才培养方面,在具体实践中要注意两点:一是不可太功利,太浮躁,古人云:“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要遵循人才成长规律。就是说大学育人要适应当前建设的需求,要有就业率作为参照;但也要从长远着眼,从学生终身发展,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着眼,打好基本功,注重基本素质的形成,一些基本价值观念的形成,比如诚信和责任、比如奉献等等。二是大学要注意处理好行政与学术的关系,注重学术氛围建设,淡化行政化色彩,要强调以人为本,在平等的基础上追求真理,求真务实。

 记者:在与时俱进的同时又不失其本,这就涉及到大学精神。

 宁滨:谈到大学精神,我讲两句话。一是大学要走出象牙塔,二是大学不能丢掉象牙塔。大学要走出象牙塔,要通过科研开发来建功立业,要培养能解决现实问题的人才,但是大学也不能丢掉象牙塔。大学的发展规律要求大学必须坚持理想,坚持追求。大学要有大爱,大学要大气,在大是大非面前要有底气。大学校园要能容人,大学要志存高远,要有大作为。像北京交通大学这样具有行业特色的研究型大学要有远大的目标,即从当前支撑行业发展的角色逐渐转换为引领行业发展,实现学校的可持续发展。

 记者:讨论大学的功能,就不能不涉及大学与社会的关系。像北京交通大学这样的行业大学,它与社会的诸般关系中,居于前列的就是与行业、与企业的关系。

 宁滨:全国科技大会提出的建设以企业为主体的自主创新体系是构建国家技术创新体系和增强国家自主创新能力的重要战略举措。大学在实施这一战略过程中责无旁贷。特别是北京交通大学这样的行业特色鲜明的研究型大学,可以发挥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作用。目前,我国多数企业的创新能力不强,产学研结合是个很好的途径,国家也一直很提倡、很重视,但是目前的状况不能令人满意,突破性进展仍然不多。原因何在?我的观点是,对此企业和大学都要反思,企业、大学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各自都要重新认真定位,只有优势互补,实现共赢,才能长期合作。作为大学,不要与企业争利益,特别是一些短期利益,高校要甘当企业的配角。事实证明,高校不适合搞产品,搞工程,不善于搞市场运作。高校应该是出思想、出主意的,优势在产品的上游,在技术支持方面。比如高校可以搞出概念车来,凸显一些设计理念,节能或者使用替代能源,智能化,等等。概念车离定型产品还远,离市场还远。但是对于那些引领世界汽车制造业走势的跨国公司来说,概念车很重要。你连概念都没有,谈什么集成创新?从市场的角度看,大学是站在企业后面的,在支撑企业发展的同时,要在战略方面多思考,要超前于企业。只有这样,大学的高水平和积累,才能给企业解难,才能形成长期互惠的真正伙伴关系。

 记者:在参与行业、企业的自主创新过程中,大学也要参与竞争,争取资源。照你的说法又不能与企业争利,如何做到这一点呢?

 宁滨:在目前铁路大发展时期,学校当然要争取多参与,多拿项目。这不仅仅是为了经费。北交大去年科研经费已达到5.8亿元,“不差钱”。拿项目一是为了做好支撑,多作贡献,有为才能有位。二是为了锻炼队伍,出人才。大学教师在课堂上要讲自己的东西。我们参与铁路现代化建设也不是跟企业、跟设计院争项目,争利益,而是发挥自己的优势,参与国家、铁道部的一些大项目。比如我们全面参与了科技部与铁道部联合资助的“十一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中国高速列车自主创新联合行动计划”,国家“863”重大专项“最高实验速度时速400公里高速检测列车关键技术研究与装置研制”,参与青藏铁路和“大秦铁路重载运输成套技术与应用”等项目。我们还发挥优势建设一些创新平台,一些检测、评估平台,比如“轨道交通控制与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轨道交通运行控制系统国家工程研究中心”、“高速动车组转向架测力构架标定实验台”、“电磁兼容国家认可实验室”、“高速铁路网络国家认可实验室”,等等。

 在铁路建设高潮时期,我们全面参与,带动学科建设,增加积累,加上我们有国际学术交流的平台。这样我们就能站得高、看得远,在支撑发展的同时,还可以考虑五年,十年,乃至二三十年以后,即铁路建设高潮以后的事情,就可以在发展战略上有发言权,就有可能从支持行业发展尽快过渡到引领行业发展,实现学校的可持续发展。

 记者:这么看,大学的定位,至少像北京交通大学这样的行业大学的定位,轮廓就比较清晰了。

 宁滨:说到大学的定位,我们这一类学校,我认为应该定位于行业特色鲜明的研究型大学,也是国家高水平大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北京交通大学在交通行业,在铁道系统是排头兵。我们不与综合大学相比,我们要发挥学校在轨道交通方面近百年来积累起来的优势和特色。

 记者:要实现对于行业发展的引领,在学科建设上,在人才储备上应该有前瞻性布局。

 宁滨:作为一所国家高水平研究型大学,从发展战略上,我们不能永远局限于目前的特色与优势。我们有四句话:“优势学科发展壮大,特色学科与时俱进,新兴交叉学科异峰突起,基础学科重点突破”。基于国家信息化、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发展和国家交通事业今后的可持续发展,基于一些学科发展的前沿和趋势,北交大也在建设和考虑布局一些新兴学科、交叉学科。如新能源、环境、新材料和生物医学等。我们的原则是新兴学科与原有优势学科、特色学科要有相承关系,以免形成学科“孤岛”,难以发展。比如在新能源方面,我们搞太阳能和双燃料动力车,电动汽车等。在环境方面,我们研究废气排放、振动和噪音等。

相关文章

专  题
 
 
 
封面人物
市场周刊
2021-11
出刊日期:2021-11
出刊周期:每月
总481期
出刊日期:(2014 07 08)
出刊周期:每周
 
 
 
 

宁滨

男,汉族,1959年5月生,山西稷山人,中共党员,工学博士,教授,交通信息工程及控制学科博士生导师。
成 果

      1982年2月毕业于北方交通大学电信系铁道信号专业。英国伦敦BRUNEL大学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访问学者;1997年12月任北方交通大学副校长,2008年3月任北京交通大学校长。

      主要从事高速列车列控系统,智能交通、基于通信的列车控制技术(CBTC)、轨道交通系统、系统容错设计、故障诊断、系统可靠性和安全性研究。

专 访

大学要不断创新,也要有所坚持

——访北京交通大学校长宁滨教授
 
      随着关于《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讨论的深入,一些有关高等教育的功能、大学的定位、高等教育与社会的关系等常议不衰的话题又成为热点。不同的是,当今高校的专家、学者、领军人物关于这些话题的思考,更多地参照了科技、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等时代背景,见解更为宽广与深刻。新学期之前,就这些话题,北京交通大学校长宁滨教授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记者:大学的功能,是一个既传统,又常被赋予新内容的话题。

 宁滨:大学的责任或者说功能有不同的提法,人才培养、科学研究、服务社会、文化引领等等,可能还可以提出更多的功能。但是说到底,大学最重要的功能是人才培养,这已经形成基本共识。换言之,大学最核心的责任就是育人,为国家、为社会培养人,满足青年人学习、成才的愿望。

 中国进入现代社会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兴办大学,培养出了具有现代思想意识和行为方式的年轻人。大学的各项功能都离不开人,离不开人才。就拿北京交通大学来说,它生存与发展的第一意义就是培养人。100多年前,中国出现了北京交大、西南交大(山海关北洋铁路官学堂)、中国矿大(焦作路矿学堂)这样一批最早的工科院校,就是今天一批行业型大学的前身。为什么呢?因为中国现代工业发轫于路矿。这些工科院校引入了先进的工业文明,培养出早期的工业人才,中国工业才逐渐发展起来。我们国家现在仍处于工业化、信息化、现代化的进程之中,仍然需要大量专门人才。就是今后完成了工业化过程,也需要大学源源不断地培育出人才,毕业生走上社会,实现社会进步、经济发展与科学昌明。

 记者:但是大学的一些传统功能,比如育人,也要与时俱进,在时代的背景之下满足新的需求。

 宁滨:是这样,大学的功能也是现实的。以北京交通大学为例,行业大学首先要支撑行业的发展,为行业、企业的发展培养所需人才。当前中国正处于轨道交通大发展的时期。客运专线即高速铁路建设、货运方面的重载运输,原有线路技术装备的提升以及城市轨道交通的发展需求都非常大,可以说世界轨道交通最大的市场和需求都在中国。中央拉动内需的战略重点之一就是加大对于铁路建设的投入。建设好这些“百年工程”面临的严重挑战之一就是相关人才的不足,因此,需要大学培养大批的工程技术人才和科技管理人才来支撑当前大规模的轨道交通建设和未来的安全、高效运营。几年来,北京交通大学全部毕业生的近30%、铁路相关专业毕业生的近50%都在铁路就业。同时北交大一直坚持高质量办好本科教育,强调教授要给本科生授课,高水平科研开发平台要对本科生开放。在铁道部的支持下,北交大全力办好“詹天佑班”、“茅以升班”和“3+1”铁路特色学历教育。

 大学在人才培养方面,在具体实践中要注意两点:一是不可太功利,太浮躁,古人云:“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要遵循人才成长规律。就是说大学育人要适应当前建设的需求,要有就业率作为参照;但也要从长远着眼,从学生终身发展,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着眼,打好基本功,注重基本素质的形成,一些基本价值观念的形成,比如诚信和责任、比如奉献等等。二是大学要注意处理好行政与学术的关系,注重学术氛围建设,淡化行政化色彩,要强调以人为本,在平等的基础上追求真理,求真务实。

 记者:在与时俱进的同时又不失其本,这就涉及到大学精神。

 宁滨:谈到大学精神,我讲两句话。一是大学要走出象牙塔,二是大学不能丢掉象牙塔。大学要走出象牙塔,要通过科研开发来建功立业,要培养能解决现实问题的人才,但是大学也不能丢掉象牙塔。大学的发展规律要求大学必须坚持理想,坚持追求。大学要有大爱,大学要大气,在大是大非面前要有底气。大学校园要能容人,大学要志存高远,要有大作为。像北京交通大学这样具有行业特色的研究型大学要有远大的目标,即从当前支撑行业发展的角色逐渐转换为引领行业发展,实现学校的可持续发展。

 记者:讨论大学的功能,就不能不涉及大学与社会的关系。像北京交通大学这样的行业大学,它与社会的诸般关系中,居于前列的就是与行业、与企业的关系。

 宁滨:全国科技大会提出的建设以企业为主体的自主创新体系是构建国家技术创新体系和增强国家自主创新能力的重要战略举措。大学在实施这一战略过程中责无旁贷。特别是北京交通大学这样的行业特色鲜明的研究型大学,可以发挥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作用。目前,我国多数企业的创新能力不强,产学研结合是个很好的途径,国家也一直很提倡、很重视,但是目前的状况不能令人满意,突破性进展仍然不多。原因何在?我的观点是,对此企业和大学都要反思,企业、大学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各自都要重新认真定位,只有优势互补,实现共赢,才能长期合作。作为大学,不要与企业争利益,特别是一些短期利益,高校要甘当企业的配角。事实证明,高校不适合搞产品,搞工程,不善于搞市场运作。高校应该是出思想、出主意的,优势在产品的上游,在技术支持方面。比如高校可以搞出概念车来,凸显一些设计理念,节能或者使用替代能源,智能化,等等。概念车离定型产品还远,离市场还远。但是对于那些引领世界汽车制造业走势的跨国公司来说,概念车很重要。你连概念都没有,谈什么集成创新?从市场的角度看,大学是站在企业后面的,在支撑企业发展的同时,要在战略方面多思考,要超前于企业。只有这样,大学的高水平和积累,才能给企业解难,才能形成长期互惠的真正伙伴关系。

 记者:在参与行业、企业的自主创新过程中,大学也要参与竞争,争取资源。照你的说法又不能与企业争利,如何做到这一点呢?

 宁滨:在目前铁路大发展时期,学校当然要争取多参与,多拿项目。这不仅仅是为了经费。北交大去年科研经费已达到5.8亿元,“不差钱”。拿项目一是为了做好支撑,多作贡献,有为才能有位。二是为了锻炼队伍,出人才。大学教师在课堂上要讲自己的东西。我们参与铁路现代化建设也不是跟企业、跟设计院争项目,争利益,而是发挥自己的优势,参与国家、铁道部的一些大项目。比如我们全面参与了科技部与铁道部联合资助的“十一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中国高速列车自主创新联合行动计划”,国家“863”重大专项“最高实验速度时速400公里高速检测列车关键技术研究与装置研制”,参与青藏铁路和“大秦铁路重载运输成套技术与应用”等项目。我们还发挥优势建设一些创新平台,一些检测、评估平台,比如“轨道交通控制与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轨道交通运行控制系统国家工程研究中心”、“高速动车组转向架测力构架标定实验台”、“电磁兼容国家认可实验室”、“高速铁路网络国家认可实验室”,等等。

 在铁路建设高潮时期,我们全面参与,带动学科建设,增加积累,加上我们有国际学术交流的平台。这样我们就能站得高、看得远,在支撑发展的同时,还可以考虑五年,十年,乃至二三十年以后,即铁路建设高潮以后的事情,就可以在发展战略上有发言权,就有可能从支持行业发展尽快过渡到引领行业发展,实现学校的可持续发展。

 记者:这么看,大学的定位,至少像北京交通大学这样的行业大学的定位,轮廓就比较清晰了。

 宁滨:说到大学的定位,我们这一类学校,我认为应该定位于行业特色鲜明的研究型大学,也是国家高水平大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北京交通大学在交通行业,在铁道系统是排头兵。我们不与综合大学相比,我们要发挥学校在轨道交通方面近百年来积累起来的优势和特色。

 记者:要实现对于行业发展的引领,在学科建设上,在人才储备上应该有前瞻性布局。

 宁滨:作为一所国家高水平研究型大学,从发展战略上,我们不能永远局限于目前的特色与优势。我们有四句话:“优势学科发展壮大,特色学科与时俱进,新兴交叉学科异峰突起,基础学科重点突破”。基于国家信息化、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发展和国家交通事业今后的可持续发展,基于一些学科发展的前沿和趋势,北交大也在建设和考虑布局一些新兴学科、交叉学科。如新能源、环境、新材料和生物医学等。我们的原则是新兴学科与原有优势学科、特色学科要有相承关系,以免形成学科“孤岛”,难以发展。比如在新能源方面,我们搞太阳能和双燃料动力车,电动汽车等。在环境方面,我们研究废气排放、振动和噪音等。

上一篇:朱明瑞
下一篇:郭继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