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世界轨道交通资讯网
李璟
1995年毕业于石家庄铁道学院,曾先后参加过南京新机场高速、天汊公路、门宁公路、丹本高速、富广高速、西康铁路、西康高速和贵广高铁工程的建设;先后担任技术员、工程师、工程部长、队长、副总工、副经理、经理、局指总工、常务副指挥长等职,是一名优秀的技术人才和中层管理干部。

成 果

2012年11月,李璟以突出的工作业绩,荣膺2012年度铁道部“火车头奖”,从而成为当年中铁二十一局集团公司唯一获此殊荣的中层干部。

专 访

倾心倾力只为巨龙飞
 
——记中铁二十一局集团贵广高铁常务副指挥长李璟
 
  “娃娃脸,大眼睛,帅气逼人,颧上还挂着一丝‘高原红’,大约三十多岁。他叫李璟,是中铁二十一局集团三公司第九工程队队长。别看他斯斯文文的,干起工作来,却是一员敢于‘班门弄斧’的小儒将。国道317线鹧鸪山隧道驻地高监说:李璟指挥有头绪,层次清晰,逻辑性很强,对工程运作有相当的驾驭能力;跟他一起合作,感觉很轻松。” ——这是十年前新闻特写《“班门弄斧”》中对李璟的简略描述。十年后的今天,在贵(阳)广(州)高铁建设工地的李璟,虽然娃娃脸上多了些岁月的沧桑,但仍然蕴含着年轻人特有的那股成熟英气。
 
  如今的李璟,不仅是一位沉稳老练,独立掌管7座长大隧道、6座桥梁工程,桥隧比例占管段总长31.379公里的98.8%,投资达19.2亿元建设工程的常务副指挥长,而且还是一位倾心又倾力,只为钢铁巨龙飞的优秀筑路人。2012年11月,李璟以突出的工作业绩,荣膺2012年度铁道部“火车头奖”,从而成为当年中铁二十一局集团公司唯一获此殊荣的中层干部。
 
  整治“Ω”弯道难于上青天 加宽取直祭出两把杀手锏
 
  李璟是一位来自“红军之乡”四川巴中市的青年才俊。1995年毕业于石家庄铁道学院,曾先后参加过南京新机场高速、天汊公路、门宁公路、丹本高速、富广高速、西康铁路、西康高速和贵广高铁工程的建设;先后担任技术员、工程师、工程部长、队长、副总工、副经理、经理、局指总工、常务副指挥长等职,是一名优秀的技术人才和中层管理干部。
 
  2008年9月,李璟带着“天下第一福地”终南山的泥土芳香,从终南山秦岭隧道工地,急匆匆来到怀千峰抱万岭,山山连山的贵州黔东南,参与贵广铁路工程的前期准备。同年12月,李璟受命担任中铁二十一局集团贵广铁路指挥部副总工程师兼工程部长。
 
  李璟是工程技术行道出身,对铁路工程建设的“行军布阵”和“粮草布设”,自有独到的战略眼光。狭窄马道盘旋于山峦叠嶂, 千峰碧翠 ,高岭深谷,弯来绕去,坑多坡陡,连苗侗同胞心里也发憷;而31.379公里的管段,至少有300多万吨物资材料和大型机械设备,必须穿越两百多公里,地势险峻,弯多坡陡,路面只有3米宽的土路,才能运达15个桥隧作业面。尤其是黎平县双江镇通往己约村的3座隧道工地这段29公里便道,Ω形的大弯道居然多达96个;有的地方甚至只有1米多宽,纯粹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深山马道。姑且不说通行水泥罐车,就连普通小车,也要小心翼翼地驾驶。加之黎平和从江两大县,又处在中亚热带季风湿润气候区域内,年均降雨量偏大,时间又偏长;工程重车来去频繁碾压,一路走来,道路泥泞,都是大坑小洼的破烂路,几乎寸步难行。记者早前几年在实地采访中得知,从黎平县城到己约村工地,虽然只有96公里路程,但运送物资材料的长大重车,根本无法顺畅通行,一般工程车,少说也要跑六七天才能到达。
 
  打蛇仅有一个诀窍,瞄准七寸猛敲猛打。针对贵广工地施工便道路况特差,施工口子点多面广,工程物资材料量大,运距远的特点,李璟以他当年在国道317线鹧鸪山、丹本高速、富广高速等工地积累的施工经验,向指挥长和有关领导提出必须局部“裁弯取直”,迅速加宽并加厚硬化“Ω”形马道,才能以最快速度打开施工局面的建议。
 
  为确保便道畅通,李璟在2009年3月擢升局指总工程师后,又祭出了长远经略。三个项目部分别成立了便道养护队,一边拓宽便道,一边维修养护。经过3个多月的喋血鏖战,虽然李璟和参建者吃尽了难以言语的苦头,但原来的羊肠小路,已基本变成5米宽,能承载60吨重车的硬化便道,累计长达260公里。
 
  2009年4月,黄岗隧道、高天隧道、百乐隧道和百旺隧道,也相继挂口进洞施工,管段内唯一一座采用移动模架现浇箱梁施工的四寨河特大桥,也顺利铲土动工。
 
  苗岭腹部解读地质天书 万米长洞科技利剑征服
 
  2012年9月,三公司领导班子人事大调整,指挥长曾继光升任公司董事长兼书记;而早前两个月,李璟就被集团公司任命担任贵广局指常务副指挥长兼总工。为了使曾继光“腾出手”来,集中精力经营三公司,李璟毅然挑起了常务副指挥长的重担。
 
  如果说此前的李璟,在担任局指总工程师时,经手每一件事,考虑的仅仅是技术业务的事情,多少还有点儿单纯轻松,甚至说“天垮下来”,还有指挥长顶着的悠闲;那么,他如今每时每刻,操心劳神的每一件芝麻小事,却是对自己人生的一种“核潜级”的全新挑战。
 
  换句话说,李璟至少要接受四大关卡的严峻考验:一是全长10648米的黄岗隧道,是二十一局集团和三公司建筑史上第一座万米特长隧道,被列为贵广高铁特长隧道之一;二是全长7488米的百乐隧道,IV、V级围岩占了95%,犹如“地质天书”;三是单口掘进3500米以上的工作面有4个,通风排烟除尘是重中之重;四是首次采用移动模架现浇32m整孔箱梁施工的四寨河双线特大桥。除此之外,还有断层、涌突水等不良地质,四寨2#隧道下穿厦蓉高速公路施工等拦路虎拦截。
 
  在自然界,有这样一种神奇而怪异的现象:当有人把一大瓢冷水,突然泼到石灰上的时候,它反而更加热气腾腾,喷发出更大更烈的热能量。正所谓:“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面对如此浩大而又棘手的工程,李璟身上的“放热能量”,在骤然间产生了巨大的“石灰效应”;他一步一个脚印地,狠抓施工现场管理和工程技术创新,并以工程扁鹊的管理妙手,把三个项目工地治理得井井有条,七隧六桥的施工任务稳步推进。
 
  隧道施工最棘手的就是围岩变化不定,因为在苗岭地底深处,忽IV忽V,毫无规律;把握的不好,无疑会给施工带来很多麻烦。尤其是黄岗隧道,地质构造十分复杂,覆盖层超薄,围岩极其破碎,大部分是强风化沙质板岩、泥灰质砂岩、风化性沉积岩、沙砾土及两大断层;仅Ⅳ和Ⅴ级围岩就占了总长的47%左右,被业主列为重、难点控制性工程。加之,黄岗隧道的围岩层序变化无序而且非常快,地质特性就像“变色龙”一样, V级、III级、IV级,毫无规则地交替出现,而且变化十分频繁。
 
  在施工中,一向善于穿山打隧道的李璟,频频望、闻、问、切开“药方”:大胆采用了既有大拱脚台阶拱部环形开挖新工法。这是一种以弧形导坑预留核心土为基础,采用上、中、下或上、下层短台阶,分七步平行开挖,同步施作拱墙初期支护, 沿隧道纵向错开,平行推进,是为“三台阶七步开挖法”。
 
  这种工艺,既能十分有效地构成稳固初期支护体系,保护围岩的天然承载力,有效抑制围岩变形,又能形成多个作业面平行作业;上半断面环形部分,采用人工风镐开挖,二三层各部,也可同步采用挖掘机开挖,进而加快施工进度。在同步开挖中,李璟还辅以岩变我变策略,随时调整施工方法和进尺,以快制快。
 
  2012年11月14日,贵广铁路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建波,在检查二十一局管段安全质量时,对李璟主持的工作表示非常满意;称赞他在苗岭腹部的铁路建设中,付出了艰辛工作,功不可没。
 
  金秋八月浩浩苗岭欢畅,万米幽幽长洞桂花飘香。2013年9月16日,黄岗隧道顺利实现全隧贯通。隧道一穿,李璟心头的沉重石头总算落地,人也倍感轻松了。
 
  尔有百乐不乐高天之高 我有十八字方针秘绝接招
 
  在两高工程建设中,李璟两次遇到了有生以来最棘手的特长隧道:第一次是在终南山秦岭隧道,第二次就是这贵广高铁7488米的百乐隧道和7394米的高天隧道。
 
  在李璟眼里,百乐隧道其实哪有啥“乐子”,更没有一点值得乐呵呵可言的地方。首先地质构造十分复杂,围岩结构破碎,大部分为强风化薄层砂质板岩、强风化凝灰质板岩;尤其是进口段3645米的岩体,除了整体性差,风化严重,围岩软弱,Ⅳ和Ⅴ级围岩占总长的55%外;更有甚者那几段采用支护参数级别最强的Ⅴ级围岩,被列入贵广高铁贵州段的重、难点控制工程。
 
  有句哲语说得好:惟有充满灵气的激情挑战,科学理性的大胆探索,才能使自己在实际工作中得心应手。在施工中,李璟就像此前在秦岭隧道“救火”一样,进洞一蹲就是十几个小时;并自始至终按照反复推敲制定的“管超前、严注浆、短进尺、强支护、勤量测、早封闭”18字方针展开施工。
 
  有次在百乐隧道采访,李璟对记者说:在施工过程中,我们主要强调以控制爆破为基础,严格控制周边眼装药量,减少围岩扰动;坚持“岩变我变”策略,遇到Ⅲ、Ⅳ级围岩段采用台阶法施工,Ⅴ级围岩采用大拱脚台阶法施工。同时严格控制初期支护,二次衬砌混凝土质量;以防涌突水、防塌方为重点来稳步推进施工。
 
  由于隧址地处苗岭亚热带温湿山区,裂隙先天发育,地下水特别丰富;加之进口端为17‰的反坡排水设计,更增加了施工难度。2012年元月21日,百乐隧道进口DK243+490里程掌子面,突发特大涌突水。据估计,当时1小时排量至少有300立方左右。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李璟立马奔赴现场,一边启用包括备用的全部排水设备,一边调集挖掘机、装载机开挖排水沟,及时进行排水,同时还采用挖沟引流,配合水泵抽水,并将高压风管、水管切断,作为临时排水管。
 
  但掌子面的涌突水越积越多,积水深度超过1米多。李璟还在洞内边墙多处布置集水坑,坑与坑之间用水泵接力抽水。由于措施得当,处理及时,扼住了事态进一步扩大,保障了人员安全和隧道结构稳定。为防止以后发生类似现象,随着隧道逐步向前推进,在排水管路上每隔300米安装一台增压泵增压,避免了边墙泡水,保住了以后掌子面围岩的稳定。
 
  高天隧道也是言过其实,高天不高;软弱围岩密布,令人非常恼火。进口端的地质也非常复杂,围岩破碎。在洞口施工进洞时,就遭遇了一段几十米长的松散堆积体。开挖表面基岩时,看起来坚硬无比,谁知开挖不到半米,就遇上了不良地质顺层滑坡。不到10分钟,洞口发生滑坡,约700多方土石轰然坍塌。突击处理塌方后,除实施大管棚注浆,超前支护外,又用钢管桩加固地表,并采用“三台阶七步开挖法”工艺,才趟了这段60多米的“雷区”。高监高兆亮在现场幽默点评李璟说:“土地老儿有百乐不乐,高天不高,嘿嘿!我们李总却有十八字对策接招。”
 
  智慧通灵四寨河上绘彩虹 扁鹊出手移动模架巧施工
 
  在贵广高铁建设的日子里,李璟与指挥长携手合作得很默契很协调,对他信任有加。“有你在现场守着,我事事放放心心!”而且李璟本人,也总是以兢兢业业,恪职尽守,呕心沥血,赢得顶头上司的一致认可。
 
  在四寨河双线特大桥施工中,他更是倾心倾力,殚精竭虑。该桥原设计为悬挂连续梁+简支箱梁复合结构。如果死板不动,按部就班施工,须事先预制好简支箱梁,再用提梁机抓举到架桥机上,一孔一孔地安装。但桥址地形非常狭窄,大型架桥机根本无法到位。
 
  在李璟的牵头下,连夜和工程技术人员联合攻关,提出了“不需运梁,不要制梁场,成梁时间短,主机由承重主梁等20多个结构机件组成,集模板、支撑等五大系统于一体的大型施工设备。每孔箱梁成梁后,造桥机立即向前移”的移动模架现浇箱梁优化方案。同时,为解决移动模架行经连续梁的安全风险、工期风险等,结合桥梁地形地貌和河流行洪能力,大胆提出了取消连续梁,全桥采用等跨整孔箱梁结构形式,并得到设计院和业主贵广公司的认可。
 
  有句哲语说得好,不敢迈步,就永远走不出自己的路。尽管这种被称为“行走支撑系统”的新工艺,建设者是头一次涉及。但对于新事物新工艺,李璟的主张是:要有探险家的精神,敢于涉猎,先学后习,稳健为先。在他的主持下,指挥部派出3位敏于桥梁技术的骨干,专程去集团公司包西铁路、福厦铁路“拜师学艺”。
 
  李璟对记者描述说,移动模架的工艺构件整机约有480吨,主梁和桁架等分拆部件可以在路基和桥墩上拼装,箱梁模板为整体拼装式钢模板,可以说是目前比较先进的造桥施工工艺之一。
 
  2011年7月13日,李璟在都柳江四寨河打响了浇筑第一片箱梁的战斗。经过连续10个小时的激烈奋战,首次采用移动模架浇注混凝土施工,900吨级整孔箱梁一次性浇筑顺利完成。
 
  在施工中,李璟特别专注施工细节,倾心打造精品工程,并将目标锁定部优、国优工程。一桥飞架四寨河,大美苗侗黔东南。2012年12月9日,四寨河双线特大桥最后一跨浇筑完成,顺利实现全桥合拢。正如贵广铁路建设方评说:四寨河特大桥移动模架900吨级整孔箱梁一次性浇筑施工,不仅说明了中铁二十一局集团在铁路桥梁工程施工中,跃上了一个令人瞩目的崭新台阶,而且也再次证明了李璟首次涉桥,就一举实现了“人桥合一”的成功。
 
  忠诚守望碧水蓝天 千缕阳光收获在线
 
  谁以忠诚之恒心守望碧水蔚蓝天,谁就最有希望把千缕阳光收获在线。
 
  如果说李璟六年的无私奉献和付出,就是为了守望“贵以道惠民,广以和致远”山海经济的蓝天;那么,到甲午年底,李璟必将收获紫气东来的千缕黎阳之光。
 
  丰收在望的喜悦,最能催生年轻态和狂热激情。时下,李璟又穿梭在联调联试和高铁线上的一线现场,与贵广高铁公司和技术检测人员忙得不亦乐乎。
 
  2014年9月11日,中央电视台贵广高铁建设专题宣传摄制组,到黄岗隧道、百乐隧道联调联试现场采访,还慕名采访了这位为贵广高铁立下汗马功劳,倾心又倾力,只为巨龙飞的平凡建设者。
 
  看着李璟接受央视记者采访的情景,记者顿时感悟到:一个人一辈子要成功完成一件事,必须花掉花样年华中最唯美花样的青春;而作为一个长期从事基层建筑施工的优秀青年,虽然他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但却有对本职工作始终如一,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敬业倾心又倾力,凡事力求完美的工作精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