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世界轨道交通资讯网
首页 -> 铁路局 > 内容

小兴安岭南麓巧手“接骨”

2020-06-08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本文摘要:6月4日7时许,锯轨机发出的“突突突”声响瞬间打破了小兴安岭的静谧,四溅的火花映红了绥化工务段线路切割手马海龙的脸颊。
  6月4日7时许,锯轨机发出的“突突突”声响瞬间打破了小兴安岭的静谧,四溅的火花映红了绥化工务段线路切割手马海龙的脸颊。
 
  绥佳线从小兴安岭南麓迤逦穿行,承担着伊春林区木材、三江平原粮食、鹤岗和双鸭山国有煤矿的运输任务。近年来,长大重载列车运行在蜿蜒起伏的小半径曲线上,导致钢轨稳定性差,水平磨耗达到12毫米以上,影响旅客乘车的舒适度。
 
  “从5月初开始,我们对焊轨作业地段进行精细排查。车间管内的绥佳线界山到小白区段有10公里长大坡道,有60处钢轨接头需要焊接。”绥化工务段朗乡线路车间焊修队工长王立朝说,“我们将前一阶段排查出的风险隐患全部录入问题库,并根据每天的作业环境提前制定了安全风险防范措施。”
 
  6月4日一大早,王立朝带领班组的11名伙计驱车前往绥佳线160公里100米处的焊轨作业现场。6时50分,伴随着对讲机里传来的上道喊话声,“天窗”正式开始。松卸扣件、翻除旧轨、拨入新轨,“黄马甲”们来回移动,线路上一派紧张忙碌的景象。
 
  朗乡线路车间管内今年需要更换多处长轨,新换长轨接头243处。从5月11日起,焊修队人员就开始行动,计划10月末焊完。
 
  锯轨机渐渐没了声响,高云鹏等6名职工将新切好的钢轨替换到原来轨位上,并进行干燥、去污作业。
 
  7时35分,线路工陆鹏羽和金伟博在轨枕旁小心翼翼地安装夹具,相互提醒“安装底模要对中,砂模沿边和钢轨要密贴”。线路工刘正茂则一遍遍地抓起砂子,往夹具缝隙上抹去。完成封箱后,他将灰渣盘安装在侧磨板的挂壁上,再由上至下检查一遍,以防熔渣流出时灰渣盘发生倾斜、脱落。
 
  焊接钢轨,关键在“接骨”环节。钢轨接头与模具预热后,“玩火人”陈立涛用镁条点燃坩埚中的铝热焊剂。焊剂中的铝与钢轨中的金属氧化物发生铝热反应,迅速熔化并流出封箱。高温铁水被缓缓填充到接头焊缝处,轨温瞬间达到3000摄氏度以上,滚滚热浪袭来,耀眼的光芒逼得人无法靠近。
 
  铝热反应结束后,经过“绣花”般的精细打磨,新换上的钢轨与线路渐渐融为一体。8时50分,焊轨结束。“黄马甲”们推着单轨车向工程车方向走去,爽朗的笑声萦绕在耳畔。

相关文章

专  题
 
 
 
封面人物
市场周刊
2020-05
出刊日期:2020-05
出刊周期:每月
总481期
出刊日期:(2014 07 08)
出刊周期:每周
 
 
 
 

小兴安岭南麓巧手“接骨”

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6月4日7时许,锯轨机发出的“突突突”声响瞬间打破了小兴安岭的静谧,四溅的火花映红了绥化工务段线路切割手马海龙的脸颊。

 
  绥佳线从小兴安岭南麓迤逦穿行,承担着伊春林区木材、三江平原粮食、鹤岗和双鸭山国有煤矿的运输任务。近年来,长大重载列车运行在蜿蜒起伏的小半径曲线上,导致钢轨稳定性差,水平磨耗达到12毫米以上,影响旅客乘车的舒适度。
 
  “从5月初开始,我们对焊轨作业地段进行精细排查。车间管内的绥佳线界山到小白区段有10公里长大坡道,有60处钢轨接头需要焊接。”绥化工务段朗乡线路车间焊修队工长王立朝说,“我们将前一阶段排查出的风险隐患全部录入问题库,并根据每天的作业环境提前制定了安全风险防范措施。”
 
  6月4日一大早,王立朝带领班组的11名伙计驱车前往绥佳线160公里100米处的焊轨作业现场。6时50分,伴随着对讲机里传来的上道喊话声,“天窗”正式开始。松卸扣件、翻除旧轨、拨入新轨,“黄马甲”们来回移动,线路上一派紧张忙碌的景象。
 
  朗乡线路车间管内今年需要更换多处长轨,新换长轨接头243处。从5月11日起,焊修队人员就开始行动,计划10月末焊完。
 
  锯轨机渐渐没了声响,高云鹏等6名职工将新切好的钢轨替换到原来轨位上,并进行干燥、去污作业。
 
  7时35分,线路工陆鹏羽和金伟博在轨枕旁小心翼翼地安装夹具,相互提醒“安装底模要对中,砂模沿边和钢轨要密贴”。线路工刘正茂则一遍遍地抓起砂子,往夹具缝隙上抹去。完成封箱后,他将灰渣盘安装在侧磨板的挂壁上,再由上至下检查一遍,以防熔渣流出时灰渣盘发生倾斜、脱落。
 
  焊接钢轨,关键在“接骨”环节。钢轨接头与模具预热后,“玩火人”陈立涛用镁条点燃坩埚中的铝热焊剂。焊剂中的铝与钢轨中的金属氧化物发生铝热反应,迅速熔化并流出封箱。高温铁水被缓缓填充到接头焊缝处,轨温瞬间达到3000摄氏度以上,滚滚热浪袭来,耀眼的光芒逼得人无法靠近。
 
  铝热反应结束后,经过“绣花”般的精细打磨,新换上的钢轨与线路渐渐融为一体。8时50分,焊轨结束。“黄马甲”们推着单轨车向工程车方向走去,爽朗的笑声萦绕在耳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