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世界轨道交通资讯网

城市轨道交通该如何创新

发布时间:2013-05-03 14:33:45 编辑:jiangyang
本文摘要:——发改委基础产业司副司长李国勇
——发改委基础产业司副司长李国勇
 


    由各地方政府主导的城市轨道交通建设中,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担当着重要的作用,所有城市在建设城市轨道交通中必须报请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审批。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在主导中国这场城市化进程中可以说是责任重大。

    李国勇司长从宏观层面和国家的角度上谈了技术和管理创新。
         
    中国轨道铁路的发展确实已经取得了重大的成绩,但也有债务的问题、安全的问题。我从宏观层面上,从国家的角度上,谈一点技术和管理创新。
    
    第一,我们现在正面临着一个创新的时代,或者创新的年代。从我们国家来讲一直提倡建设创新型国家,还有创新型社会,我们企业也要提出创新型企业。我们深圳就是一个创新型的城市,大家都很清楚,国林部长也讲了很多,所以我也不想讲太多。十八大以后我们习总书记第一次离京外出就是来到深圳,所以我们深圳是改革开放的前沿,也是创新型社会、创新型城市的基地,也是创新型企业的基地。深圳有很多高科技企业,我们国家都是走在前面的。

    第二,为什么要创新?改革开放30多年了,我们的经验,我们大家都经历过的,一直以来都是引进先进技术,学习外国的经验。我们的工业、我们的科技、我们的教育,都是在学习先进、赶超先进。今天,我们国家终于走在了世界的前列,我们在很多世界领先。从交通来讲,我们的港口、我们的高速公路、我们的高速铁路、我们的机场,不论是总量还是单个单体,都是在世界前十名。我们的港口排在世界前十名的有6、7个,我们的高速公路现在世界第一,我们的高速铁路世界第一。我们的轨道交通这一块,刚才国林部长也说了,我们到2012年底我们现在有2千公里,从国家来讲也是世界第一。我们的北京、我们的上海,现在都超过400公里,上海是470公里。所以,我们的城市轨道交通经历了40、50年以后,真正的走在了世界的前列。我们现在全国开通轨道交通的城市有17个,刚才国林部长是加了香港,所以我的数字跟他的数字是一样的,内地是17个,每天的客流量2448万人次,全年的客流量87亿人次。今年的3月8日那天,北京突破了1千万人次,上海突破了800万人次,广州好像也是创了新高。所以我们现在平均每天北京、上海都是在600万人以上,这个是很厉害的。轨道交通在我们城市居民的生活、工作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我们现在在建的有轨道交通项目的城市有27个,在建的项目有2100公里,总投资1.23万亿。2012年当年完成的投资,就去年完成的投资是1896亿元,去年新增的里程是330公里,总投资剩余的投资规模还有6800多亿。据初步统计,今年我们国家城市轨道交通的投资将达到2200亿元,比去年增加了400亿元,今年要投产的里程290公里,其中我们上海申通就要投产90多公里,将近100公里。到今年年底,我们国家将有19个城市拥有地铁,总里程将达到2366公里。这是我们的初步统计,根据轨道交通学会的统计。


    从技术层面上讲我们也实现了国产化的目标,我们在引进消化吸收的基础上,现在的车辆基本上达到了70~80%以上。所以说我们现在轨道交通发展应该在某些先进层面,我们现在已经批准的城市有35个,总的里程是5722公里,这个投资数就更大了。刚才国林部长说我们未来要达到4万亿,我估计差不多,因为十三五期间我们还要增加3000公里,要达到6000公里,到15年我们估计3000多公里,到2020年达到6000公里,这样的话我们大概的投资额是需要3、4万亿。肆意我们现在要学的东西,要做的东西没有老师了,所以我们要创新。所以我们在工作当中感觉到创新性很重要,很击破。

    第三,如何创新、怎么创新、拿什么东西来创新?从两个方面讲,首先讲技术方面,标准和规范的问题。我们在审批规划、审批项目的时候经常会遇到一些问题。比如说我们的客流量预测,住建部的标准是每平方米6个人,我们觉得这个标准太老了,太过时了,可以想像一平方米6个人完全是不能符合以人为本的要求,所以我们要求它减到5个人、4个人,这是客流量预测的问题。第二个就是线网规划,线性选择。我觉得我们现在规划的方法、理论也需要创新。我们现在规划里面有放射性、有C型线、环型线、L型线,还有网络化规划,但是怎么和城市的总体规划衔接,我觉得也需要创新。第三,我们的车辆,我们现在有A型车、B型车、C型车等等,还有单轨和磁悬浮,我们需要在规划上根据我们的网上来安排车型。现在我们在做规划和审批的时候就要预测到某某年,比如2020年或者是2030年我们的客流量是多少,然后要采用A型车还是B型车,但是我发现这个不行。因为我们在北京发现北京的1号线地铁客流量非常大,但是它是B型车,怎么改造都没有办法,所以我们现在提出来是一步到位。就是在规划A型车和B型车的时候我们应该根据线网里面我们线路的功能定位,它的周运量或什么年运量来确定车型,所以也呼吁我们的专家们或者是国际级专家能够在这方面创新。

    第四,市郊快轨,刚才提到的我们国家的地铁北京、上海世界第一,现在有一个说法说不是,这里有一个口径的问题。比如东京,东京的地铁公司只有300公里,但东京的轨道交通有2000多公里,2000多公里肯定是世界第一,所以这是统一的口径不一样。这也是我们遇到的一个棘手的问题,我们现在很多城市都要求修市郊线,现在就是标准没有,有的是用大铁,有的是用地铁,这都不符合我们市郊客运的需求。所以重庆建立了一个都市块轨列车研发中心,专门研究一种新的车型,叫做双流制,这是1500负的,所以我觉得这个创新是很重要的。

    第五个,在规划方面能够有创新,我们深圳准备在8号线采用磁悬浮,我们非常支持。北京市21线也准备用,重庆有单轨,苏州也批了现在一个新区的轨道线,我们也希望在所有的轨道交通统一到规划里面来,我们希望今后住建部能够在标准方面弄的更好。

   第六,节能技术,现在有很多新的车型很多。

   第七,降低造价,

   第八,是降低结构。所以我觉得在技术方面有很多需要创新的,这也是我们专家需要做的事情。

   在管理创新方面,首先第一个就是管理体制。我们北京市地铁是有3家在管,投资是京投公司,建设是建设管理公司,运营是北京地铁公司。我们上海是三合一,曾经是三个,最后觉得不合适,把它合起来了。我们深圳原来是2个合并成一个,如果加上港铁的话应该是3个。大连市原来是1个,现在有投产的线路了,增加了一个运营公司,所以就一分为二。所以在管理体制上我觉得可能没有一个绝对的模式,但是我觉得管理上要创新,体制上要创新,怎么能够做的更好。从我们的感觉讲,我们希望是打破垄断,引进思路的竞争。比如说北京,现在北京地铁和京港公司现在就形成了竞争的局面,京港公司现在是运营4号线,它的服务和运营水平比北京地铁公司要好,现在又把14号线交给了京港公司,所以两家公司在进行竞争,我觉得很好。还有北京市现在有一个建设公司,现在把16号线也交给建设公司管理。所以我觉得在我们的轨道交通方面也应该有一些竞争。

   第二个方面,我觉得还有精细化管理,这是属于企业管理方面的问题。比如说我们高峰时间,我们的车像上海的2号线8辆A型变轨,但是平峰的时候大量的闲置,这个浪费很大。我曾经跟他们探讨过这个问题,能不能平峰的时候变成4辆,我可以分段,所以我觉得在管理上还是要精细化管理,这个也是为了节约和降低成本。

    第三个就是代建制,建设管理方面的。我们在乌鲁木齐现在它的地铁线就是由北京地铁公司来建设的,北京地铁帮助它运营,所以这个代建制我们觉得挺好。还有一个外包制,我们长春地铁有八项服务是外包的,它的车辆就包给了长客,就在长春,它有自己的维修基地。线路交给我们沈阳局铁路部门,就交给它管理很好。

    第四是经营地铁,我们现在主要的精力是放在运营,但是当港铁进入以后我们觉得经营地铁也是一个比较大的力量。我们深圳地铁今年发行100亿的债券,所以我觉得在管理层面上也有很多要创新的地方。
    


专  题
 
 
 
封面人物
市场周刊
2021-02
出刊日期:2021-02
出刊周期:每月
总481期
出刊日期:(2014 07 08)
出刊周期:每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