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世界轨道交通资讯网
贾少燕
贾少燕,河南省水利勘测设计研究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提出了三维协同设计的发展规划。

成 果

从2012年12月正式采购三维协同设计技术软件至今,未经过多二次开发直接使用Bentley软件,应用水平虽未达到炉火纯青,也是江湖高手。三维渲染能力全国领先。

一年多时间,把三维协同设计应用于多个海内外工程,其施工模拟可直观、精确地指导现场施工。

所设计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沙河渡槽项目荣获Be创新奖社会可持续化荣誉奖。

其三维团队富有技术革新热情,相当具有凝聚力。

专 访

 
 为中小勘测设计院,寻找三维迷航的坐标
——对话河南省水利勘测设计研究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贾少燕


 
  到访河南省水利勘测设计研究有限公司之前,我就陆陆续续听到了关于他们的许多故事片段与评价。
 
  学习能力强,技术水平高。从2012年12月正式采购三维协同设计技术软件至今,未经过多二次开发直接使用Bentley软件,应用水平虽未达到炉火纯青,也是江湖高手。三维渲染能力全国领先。
 
  执行力超强,实施速度超快。一年多时间,把三维协同设计应用于多个海内外工程,其施工模拟可直观、精确地指导现场施工。
 
  所设计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沙河渡槽项目荣获Be创新奖社会可持续化荣誉奖。
 
  其三维团队富有技术革新热情,相当具有凝聚力。
 
  听后,我有些惊诧,也充满好奇。如果河南省水利勘测设计研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水利”)的成功可以复制,对于中小院的三维进程以及三维协同设计的大范围推广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于是笔者来到郑州,对话河南省水利勘测设计研究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贾少燕,探索藏在河南水利院成功背后的秘密。
 
  三维初体验:出人意料的感觉
 
  河南省水利勘测设计研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水利”)从2010年左右开始关注三维协同设计。
 
  2011年到2012年10月份之间,进行外部调研。
 
  2012年底以前坪水库工程试手三维协同设计。
 
  我关心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
 
  作者:贾总,在河南水利,是谁最先提出推动三维协同设计? 
 
  贾少燕:三维协同设计进行到2010年前后,我们院的许多人都有了采用这一新技术的想法,但是这事情是董事长首先提出来的。我们董事长视野比较开阔,与业界的交流比较多,其中包括参加勘察设计协会的会议,他确实是三维协同设计的积极倡导者。可以说前期是他推着我们在走。
 
  三维协同设计既是市场的需要,也是设计院自身发展的需要。对外,你要有一个核心竞争力的东西,你要有比别人先进的地方。对内,需要提高产品质量和工作效率。
 

南水北调沙河渡槽工程明渠段
 
  作者:三维协同设计最初落实在前坪水库,为什么是它而不是别的?
 
  贾少燕:三维协同设计项目的启动,既是必然,也有契机。水库工程对设计院而言,是所有专业最齐全的一个项目,这时我们也想通过一个项目的应用来检验三维协同设计软件与工程设计的契合度。于是我们采用前坪水库工程作为我们的导航项目。这是一个夜以继日完成的项目,有心的同事把当时整个过程拍成了一个视频小电影,现在每每看起来,都还是很感动。
 
  在进行成果汇报的时候,我们提交了一个三维设计方案和一个二维设计方案,同时还有对工程项目优化的报告。通过三维协同设计,区别明显出现了。我们在可研阶段做的二维设计比较粗,例如施工道路可能就画一根线,可是在三维就不一样,所有项目都要做开挖模型,特别是几个建筑物进出口全部做了开挖模型,然后发现泄洪建筑物与输水建筑物进出口的布置是相互影响比较大,这是在二维设计中很难发现。再一个是三维设计的工程量统计精准高效,与二维设计有差异的地方经过核实,最终还是采用了三维的统计结果。
 
  作者:很多企业也想上三维,但“白加黑”的工作节奏让他们无暇顾及。可听说你们是在其它工程项目很多、人手很紧的情况下启动的,不知当时你们出于什么考虑?
 
  贾少燕:的确,我们在启动这个导航项目时,已临近年关,各生产项目都特别忙,选拔人的时候。我曾经犹豫过:要不过了春节再说?我们董事长说,信息化就是趁着你忙的时候和有钱的时候来做,你真闲了,光忙着去找活了,哪还有心情和资金来做这个事情? 
 
  度过迷茫的日子:定位与规划
 
  河南水利经历过三维设计处女作的激动之后,也和其它单位一样有过一个迷茫期。只是,三维协同设计的定位与规划帮助他们缩短了迷茫期。
 
  当认识了自己,看清了未来,你就会大步前行。
 
尼日利亚Argungu 公路项目
 
  作者:对于采用新技术,大家都有风险意识。导航项目成功之后,感觉这条路你们也能走的通了,你们是否就开始大规模推动了?
 
  贾少燕:导航项目之后,我们经历了短暂的迷茫期。三维协同设计往下具体怎么走?是全面推广还是循序渐进?我们也并没有那么清晰,因为我们不像大院那样一个一个的大综合项目接踵而来。另外,我们的专业积累也不够,导航项目的学习毕竟只是开端,相对还比较粗浅,大家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学了那么多的专业软件,也需要有消化和吸收的过程。
 
  作者:从业界同仁的交流中得知,你们的三维协同设计实施能力很强,推进很快。那后来是如何摆脱迷茫前进的呢?
 
  贾少燕:这时我们董事长出了一个题目,要求我们明确三维协同设计在行业内的定位,把它的发展规划做出来,其实这是强迫着你去思考。 如果没有规划,就没有明确的思路,可能就没有办法度过这个迷茫期。于是,我们边实施项目,边做规划,两者结合。
 
  对于我们这样的中小设计院,并不是每个项目都一定要用三维去表达的,因为在起始阶段采用三维毕竟周期长、成本大。所以我们想,这个部门的定位既要跟踪前沿,又要结合实际。
 
  作者:具体怎么定位和规划?
 
  贾少燕:我们承担三维协同设计的这个部门原来叫信息中心,2013年6月份把它更名为“数字工程中心”。中心的定位有三:生产职能,管理职能,科研探索职能。
 
  定位以后,我们就提出了三维协同设计的发展规划:一年打基础,两到三年基本成熟,四到五年逐步推广。这个成熟仅限于数字工程中心。我们今年也开始考虑结合一些生产院的项目,把我们的各生产院逐步带起来。
 
  作者:刚才你提到全院推广还要四五年,你觉得还有哪些准备工作要做呢?
 
  贾少燕:这取决于我们对软件的掌握程度,标准和环境的定制,以及软件的模块化、参数化进程等。
 
  今秋的果实,来年的收成
 
  河南水利一边规划,一边实施,一年多就成就了几个大型项目和典型项目。
 
  2013年初启动的南水北调中线沙河渡槽工程获得了Be创新奖社会可持续化荣誉奖。获奖是多方面因素的综合结果。第一,就是项目本身的规模;其次,采用了三维协同平台来完成设计,是依靠技术加管理来实现设计,而这正是行业趋势;第三,做了个性化的二次开发,最后通过渲染和后期合成做了非常完美的呈现。
 
  2013年4月,河南水利承接了山西省吕梁北川河治理工程,其中12座水闸的设计,采用三维设计做得又快又好。可研阶段模型一旦建好,后期没有大的变化,施工图阶段直接利用前期模型进行三维配筋,钢筋图就能够自动生成。
 
  2013年8月,河南水利承接了陕西宝鸡峡灌区漆水河渡槽改建工程。该院在渡槽方面历史悠久,业主慕名而来,当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内提交出全部采用三维表达的八种方案组合时,业主一下就接受了。
 
  2013年10月,河南水利还把三维协同设计业务推广到了海外,在尼日利亚做了LOKOJIA制水厂的工程设计。
 

尼日利亚 LOKJIA水厂项目
 
  作者:成功案例在驱动着一个又一个新项目的诞生。三维协同设计带来哪些特别的业务效应?
 
  贾少燕:我们最近承接了许昌市鄢陵县中心水厂项目。它由水利局负责,他们以往也没有过多接触这样的市政项目,有关局领导对于水厂的组成要素、建设难度等了解不多。当我们以视频的形式把海外的三维水厂设计呈现给他们时,他们感到很震撼,特别是行政领导借助于更直观的图片、图表和三维模型,了解整个工程项目的布局、发展,对投资控制和工期把握等了然于胸。这个项目很快立项开始实施。
 
  三维协同设计项目的成功带来很好的宣传效应,对于我们院的知名度和项目承接能力都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提升。它还给我们的设计产品带来增值,延伸了我们的价值链,可以帮助我们拓宽业务。例如,我们在探索南水北调工程的后续服务项目。在水利信息化方面,我们可以帮助水利部门借助GIS和三维技术把防洪风险图表达得更完善。
 
  作者:三维协同设计技术的应用,对于公司的业务布局,会产生一些什么样的影响? 
 
  贾少燕:三维协同设计给我们带来了新的业务布局。我们当初选择Bentley,除外技术优势的考虑还有其它因素。例如Bentley重视中国市场,推出中国为先的战略,在北京成立了研发中心。其中还有一个关键点,就是它的400多个工程领域的专业软件模块。我们就想:如何把这些丰富的行业软件资源用足用好,以最大限度地发挥三维协同设计在我们院的协同效应呢?
 
  对于我们,大型水利枢纽工程毕竟是比较少的,而河道治理、灌区治理等项目大量涉及到各类建筑物,例如闸、桥、涵洞等等,一条河上或者一个灌区上有几十个甚至上百个这样的建筑物,如果我们都一笔一笔去画出模型,太费劲,效率低。所以我们现在想把水利工程当中最典型的、最难点的项目挑出来,借助Bentley研发中心的力量,把它做成参数化、模块化的设计。将来的模型库积累得越来越多,这可直接提高设计水平和效率。
 
  去年7月,我们和Bentley签署了一个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以帮助省级设计院推进三维协同设计的应用。我们对水利行业市场比较熟悉,就负责找需求,同时借助Bentley的技术优势合作开发出适用于水利行业以及中小型设计院的产品。
 
  三维协同设计的火炬,只有激情能燃烧
 
  是董事长点起了三维协同设计这把火,但让它熊熊燃烧的是这个团队。
 
  数字工程中心的办公室,不论你平时来还是周六日来,它的灯光都是亮着的。甚至有中层领导对拼命三郎的团队成员爱恨交加:“你人累坏了不要紧,不要把我的机器累坏了。你为什么不能用一种举重若轻的态度来做,让你自己轻松一点,让我也没有那么多的内疚感?!”
 
  这样的团队精神,您懂的!
 
  作者:当初选拔团队成员有哪些原则?
 
  贾少燕:我们在2012年11月确定选择了Bentley软件之后,要在半个月之内组织一个专业的三维团队。我们以年轻人为主,还要考虑工作经验、专业知识和外语水平。面对信息化、三维协同设计这样的新技术,他们需要有探索精神和学习精神。
 
  还有就是带队伍的人。越是有能力、越是有个性的人越不好带。我们数字工程中心的主任和副主任在带队伍上确实是下了很大的功夫,探索出了一种有别于设计院管理传统的新模式。
 
  我们的团队成员中,还要有技术方面的灵魂人物,例如屈志刚,他绝对是那种致力于探索和创新的人,就是他带头把三维设计的渲染做到极致。 
 
  作者:公司对于团队的发展起到了什么促进作用?
 
  贾少燕:这个团队的成长也得益于我们的企业文化,它能给年轻人很大的发展空间。你有能力,你就会有舞台。从公司层面上也给他们提供了培训、学习、交流、奖励的机会,而且会继续强化。前坪水库项目和沙河渡槽项目成功完成之后,都给予了重奖。我们董事长倡导该表扬的就表扬。
 
  我们的三维设计团队是没有产值任务的,他们反而压力更大。他们说咱又不挣产值,再不做出来点东西怎么行。他们不挣产值,但要体现三维协同设计的价值,这就是他们的价值观,而价值观又给他们带来了使命感。例如,我们虽然没有给张金辉下达任务,但他自己就会去做一些必要的二次开发。
 
  作者:三维协同设计不是趋势,而是今天的现实。面对现实,河南水利董事长以前瞻的眼光选择了快速推进,团队成员们以汹涌的激情探索极致,他们不仅创造了新技术应用的超速度,也给更多的同行提供了启示与参考。面对智慧城市、智能建筑与大数据时代,同行们,您们准备好了吗?
 
 
  注:作者吴付标,系IT与通信市场咨询顾问,财经专栏作家

 

相关文章

专  题
 
 
 
封面人物
市场周刊
2017-06
出刊日期:06-27
出刊周期:每月
总480期
出刊日期:(2014 07 09)
出刊周期:每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