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世界轨道交通资讯网

上海地铁1号线告别最后一段木枕道岔

2020-10-15 来源:上海地铁
本文摘要:10月13日凌晨零点,上海轨交1号线已结束运营,在1号线锦江乐园站旁的上海地铁梅陇基地里却是灯火通明,百名施工人员正在为提高地铁1号线的运营效率而奋战。
  10月13日凌晨零点,上海轨交1号线已结束运营,在1号线锦江乐园站旁的上海地铁梅陇基地里却是灯火通明,百名施工人员正在为提高地铁1号线的运营效率而奋战。

 
  上海地铁维护保障有限公司工务分公司轨道维护三部经理杨传坤介绍,本次工程从10月4日开始,为了进一步提高1号线锦江乐园站的道岔稳定性,将原有的养护投入大、结构复杂的交叉渡线简化为更易于养护的单渡线,并且会把现有的木枕道岔将全部更换成混凝土枕道岔,这也是上海最老的1号线最后一段木枕道岔区间,工程预计10月19日前结束。
 
  为了不影响白天列车正常开行,施工时间均为深夜0点到凌晨4点半。
 
  拆除1号线锦江乐园站N2-N8交叉渡线道岔菱形部分。据悉,这组交叉渡线至今已服役23年。
 
  此次工程中,将原有养护投入大、结构复杂的交叉渡线简化为更加易于养护的单渡线。“化繁为简”之下,可降低设备故障发生几率,提高运营可靠性。
 
  据杨传坤介绍,木枕道岔最早使用是在1997年,木料主要来自东北,由于轨道安全性的考虑,必须是大棵的松木或柏木在油沥青中浸泡几年方能使用。
 
  一根木头只能使用二十年,而混凝土则可以使用五六十年。无论是从环保还是稳定角度来说,更换混凝土道岔都势在必行。
 
  凌晨5时许,一夜改造工作完成,压道车徐徐驶过锦江乐园岔区,它将完成道岔水平、高低等几何尺寸的测量,并对道床进一步捣固,提高列车通过的平稳度。
 
  此次锦江乐园站第二阶段施工改造的现场,“拆除道岔、钢轨、信号设备及枕木”“导高数据测量”、“巡道车压道”等11项工序正紧凑衔接中。维保各专业队伍分工明确、各司其职,每一个环节、每一道工序都高效精准地卡点完成。他们之间的默契配合形成强大合力,确保着此次重大工程,正按预定计划紧锣密鼓地有序推进,保质保量,不影响运营。
 
  锦江乐园改造工程项目进度已到了第二阶段,在晚间仅有的这些时间内对地铁车辆进行360°全方面的检修,是每一位车辆人应尽的责任和担当。在此次锦江乐园施工改造中,首列巡道车肩负的使命十分重要。1号线日检班组的周青青师傅负责首列车巡道车的检修工作,“巡道车的顺利通过,是检验每次施工成功与否的重要参考标准。因此,这就需要巡道车本身不能有任何的问题隐患。”深知自己身上的重担,周师傅对于每日1号线首发的巡道车都会进行严格检查,手电光芒跟随着他的视线扫过列车上的每一个重要零部件,只有准确无误地完成日检作业规程的每一道工序,才能保证巡道车能够准点、安全地行驶在轨道上。
 
  由于此次1号线锦江乐园项目是不间断运营施工,第一阶段施工也正值“双节”保驾期间,在每天仅有的4.5小时施工时间中,既要保证施工进程的有序开展,又要确保第二天地铁列车的正常运营,这里面有着150余人次供电人共同努力。梅陇班组班组长张鼎坚定地说道:“此次“秋战十锦”改造工程中,供电触网人承担着对施工区段接触网导高的测量和调整工作。但凡是钢轨相关部件的调整,都可能会影响接触网导高数值的变化,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保证数据的精准,是供电人的首要任务”。“别看我们才几个人,我们可是整个工程最后一道安全屏障。”
 
  时间回到9号的清晨,伴随着巡道车开过发出的第一声鸣笛,刘峰师傅长舒一口气,他心中明白令自己担心的列车速度码丢失问题并没有发生。钢轨的反复调整造成的变化量十分影响信号设备的安装与调试,刘师傅和他的团队肩负着信号设备调试配合的重要使命。在首战第一晚,面对中角钢装置的安装与新换水泥枕木的卡位问题上,刘师傅与工务负责人反复协商测量,通过更换道岔部位的调整块最终成功在列车运营前解决了问题,确保了首日施工正常推进。信号设备是复杂多样的,工程中的道岔、信号机、轨道电路、电缆箱盒的防护也是重头戏。随着锦江乐园项目第一阶段改造完成,更新换代后的10、12和14号道岔已经投入使用。
 
  1号线锦江乐园岔区道岔改造工程已成功迈入第二阶段。虽然每天夜里,施工都能够在4.5个小时内完成任务,但这还没有达到王峥嵘内心的预期。王峥嵘坦言:“工程上不允许出任何问题,任何一个小问题都可能对进度造成影响,所以一定要尽可能利用施工间隙提前开展后序工作,像弹钢琴一般,掌控整个施工的节奏。”为此挤出来的每一分钟时间,都是为轨排横移、落位等高风险工序上的一道保险。由于施工时间非常有限,必须尽可能多地为兄弟单位争取更多的调试时间,保障车工电联检能够优质、有效。在前一阶段,工务施工、检修以及监管人员已经与各专业公司之间已完成了磨合,相信在大家的默契配合之下一定能够打好这场联袂之战。
 
  此次上海地铁对最老的木枕暗中进行更换,利用夜间停运时间施工,在各专业的通力合作下,利用最先进的技术,将传统的重活,粗活,做成精活,细活,并最大限度的确保运营,不影响市民乘客通行,可谓做足功课,精益求精。
 
  岁月像钢轨一样长,不断延伸的轨交路网,每天承载着一千多万人次的通行。从1993到2020,上海地铁见证着城市的发展,陪伴着市民的出行,与此同时,它自己也在日新月异,不断成长。
 
  今天上海地铁依依惜别最古早的一段木枕,然而,这也恰是开启未来的新征程,它不仅是轨交里程数的增长,也将为生活在魔都的每一个平凡人,增添出行的便利和对幸福的获得感。
 
  上海地铁永远行进在路上!
 
  

相关文章

专  题
 
 
 
封面人物
市场周刊
2020-07
出刊日期:2020-07
出刊周期:每月
总481期
出刊日期:(2014 07 08)
出刊周期:每周
 
 
 
 

上海地铁1号线告别最后一段木枕道岔

上海地铁

  10月13日凌晨零点,上海轨交1号线已结束运营,在1号线锦江乐园站旁的上海地铁梅陇基地里却是灯火通明,百名施工人员正在为提高地铁1号线的运营效率而奋战。


 
  上海地铁维护保障有限公司工务分公司轨道维护三部经理杨传坤介绍,本次工程从10月4日开始,为了进一步提高1号线锦江乐园站的道岔稳定性,将原有的养护投入大、结构复杂的交叉渡线简化为更易于养护的单渡线,并且会把现有的木枕道岔将全部更换成混凝土枕道岔,这也是上海最老的1号线最后一段木枕道岔区间,工程预计10月19日前结束。
 
  为了不影响白天列车正常开行,施工时间均为深夜0点到凌晨4点半。
 
  拆除1号线锦江乐园站N2-N8交叉渡线道岔菱形部分。据悉,这组交叉渡线至今已服役23年。
 
  此次工程中,将原有养护投入大、结构复杂的交叉渡线简化为更加易于养护的单渡线。“化繁为简”之下,可降低设备故障发生几率,提高运营可靠性。
 
  据杨传坤介绍,木枕道岔最早使用是在1997年,木料主要来自东北,由于轨道安全性的考虑,必须是大棵的松木或柏木在油沥青中浸泡几年方能使用。
 
  一根木头只能使用二十年,而混凝土则可以使用五六十年。无论是从环保还是稳定角度来说,更换混凝土道岔都势在必行。
 
  凌晨5时许,一夜改造工作完成,压道车徐徐驶过锦江乐园岔区,它将完成道岔水平、高低等几何尺寸的测量,并对道床进一步捣固,提高列车通过的平稳度。
 
  此次锦江乐园站第二阶段施工改造的现场,“拆除道岔、钢轨、信号设备及枕木”“导高数据测量”、“巡道车压道”等11项工序正紧凑衔接中。维保各专业队伍分工明确、各司其职,每一个环节、每一道工序都高效精准地卡点完成。他们之间的默契配合形成强大合力,确保着此次重大工程,正按预定计划紧锣密鼓地有序推进,保质保量,不影响运营。
 
  锦江乐园改造工程项目进度已到了第二阶段,在晚间仅有的这些时间内对地铁车辆进行360°全方面的检修,是每一位车辆人应尽的责任和担当。在此次锦江乐园施工改造中,首列巡道车肩负的使命十分重要。1号线日检班组的周青青师傅负责首列车巡道车的检修工作,“巡道车的顺利通过,是检验每次施工成功与否的重要参考标准。因此,这就需要巡道车本身不能有任何的问题隐患。”深知自己身上的重担,周师傅对于每日1号线首发的巡道车都会进行严格检查,手电光芒跟随着他的视线扫过列车上的每一个重要零部件,只有准确无误地完成日检作业规程的每一道工序,才能保证巡道车能够准点、安全地行驶在轨道上。
 
  由于此次1号线锦江乐园项目是不间断运营施工,第一阶段施工也正值“双节”保驾期间,在每天仅有的4.5小时施工时间中,既要保证施工进程的有序开展,又要确保第二天地铁列车的正常运营,这里面有着150余人次供电人共同努力。梅陇班组班组长张鼎坚定地说道:“此次“秋战十锦”改造工程中,供电触网人承担着对施工区段接触网导高的测量和调整工作。但凡是钢轨相关部件的调整,都可能会影响接触网导高数值的变化,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保证数据的精准,是供电人的首要任务”。“别看我们才几个人,我们可是整个工程最后一道安全屏障。”
 
  时间回到9号的清晨,伴随着巡道车开过发出的第一声鸣笛,刘峰师傅长舒一口气,他心中明白令自己担心的列车速度码丢失问题并没有发生。钢轨的反复调整造成的变化量十分影响信号设备的安装与调试,刘师傅和他的团队肩负着信号设备调试配合的重要使命。在首战第一晚,面对中角钢装置的安装与新换水泥枕木的卡位问题上,刘师傅与工务负责人反复协商测量,通过更换道岔部位的调整块最终成功在列车运营前解决了问题,确保了首日施工正常推进。信号设备是复杂多样的,工程中的道岔、信号机、轨道电路、电缆箱盒的防护也是重头戏。随着锦江乐园项目第一阶段改造完成,更新换代后的10、12和14号道岔已经投入使用。
 
  1号线锦江乐园岔区道岔改造工程已成功迈入第二阶段。虽然每天夜里,施工都能够在4.5个小时内完成任务,但这还没有达到王峥嵘内心的预期。王峥嵘坦言:“工程上不允许出任何问题,任何一个小问题都可能对进度造成影响,所以一定要尽可能利用施工间隙提前开展后序工作,像弹钢琴一般,掌控整个施工的节奏。”为此挤出来的每一分钟时间,都是为轨排横移、落位等高风险工序上的一道保险。由于施工时间非常有限,必须尽可能多地为兄弟单位争取更多的调试时间,保障车工电联检能够优质、有效。在前一阶段,工务施工、检修以及监管人员已经与各专业公司之间已完成了磨合,相信在大家的默契配合之下一定能够打好这场联袂之战。
 
  此次上海地铁对最老的木枕暗中进行更换,利用夜间停运时间施工,在各专业的通力合作下,利用最先进的技术,将传统的重活,粗活,做成精活,细活,并最大限度的确保运营,不影响市民乘客通行,可谓做足功课,精益求精。
 
  岁月像钢轨一样长,不断延伸的轨交路网,每天承载着一千多万人次的通行。从1993到2020,上海地铁见证着城市的发展,陪伴着市民的出行,与此同时,它自己也在日新月异,不断成长。
 
  今天上海地铁依依惜别最古早的一段木枕,然而,这也恰是开启未来的新征程,它不仅是轨交里程数的增长,也将为生活在魔都的每一个平凡人,增添出行的便利和对幸福的获得感。
 
  上海地铁永远行进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