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世界轨道交通资讯网
首页 -> 解决方案 > 内容

“H1N1”来袭下的应急指挥探讨

2009-08-13 来源: 浏览次数:
本文摘要: 近日,世界卫生组织将甲型H1N1流感警戒级别升至6级,一场遍及全球的流感攻防战进入白热化阶段。而内地一百多例甲型H1N1流感病例的确诊,...

 

    近日,世界卫生组织将甲型H1N1流感警戒级别升至6级,一场遍及全球的流感“攻防战”进入白热化阶段。而内地一百多例甲型H1N1流感病例的确诊,一系列涉及多个省市的疾病防控“战斗”相继打响,也让中国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着力打造的应急指挥体系,正在经受又一次“压力测试”。同时,目前国内应急指挥系统的建设状况如何,应急指挥系统下一步应何去何从等问题,也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要弄清楚这些问题,就需要从应急指挥系统建设的需求说起。

从“非典”到“甲型H1N1”,应急指挥需求增长迅猛

    提到应急指挥,许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2008年抗震救灾过程中多部门之间的协调指挥。实际上,这只是应急指挥范畴中的一部分而已。最近H1N1甲型流感病例相继出现后,有关部门采取的紧急处置,就是一次典型的应对公共卫生事件的应急指挥过程。

    如今大家耳熟能详的“应急指挥”,实际上在中国应2003年“非典”后起步,已发展了6年时间。与此同时,伴随着近年来各种自然灾害、社会安全事件的频发,国内应急指挥系统建设迅速兴起。在短短数年中,成为了一个容量可观的应用市场,而且增长态势迅猛。根据知名调查机构计世资讯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2009年中国城市应急联动系统IT投资总量将达20.1亿。

    巨大的数字背后,也意味着有着大量的建设项目需要完成。根据《国家突发公共事件应急体系建设规划》的要求,在2007年底前,中国要基本完成国务院应急平台、10个示范省级应急平台的应急指挥场所和基础支撑系统建设,完善12个示范部门应急平台建设;2009年完成其他省级应急平台的建设,完善其他国务院有关部门应急平台或值班系统的建设。这些系统的建设主要集中在综合应用系统建设和信息资源整合,实现互联互通和信息共享,具备视频会商、图像接入和指挥协调等基本功能上。

    我们从此次甲型H1N1流感疫情防控过程中,可以明显感受到中国应急指挥的整体水平有了长足的进步。及时发现、迅速协调、快速布控,应急指挥体系的快速反应能力有了明显提高,这与应急平台的建设也有很大关系。

    在信息化建设一直占据重要地位的H3C,对这一市场的快速发展有着非常直观的感受。据H3C解决方案部总监闫夏卿介绍,这几年中,国内众多应急指挥项目纷纷上马,成为中国信息化应用领域的热点之一,仅H3C就参与了上海、天津、江苏、宁夏等国内数十个应急指挥平台建设。

    有业内人士分析,在中国强调“保增长、保民生、保稳定”的大环境下,有关部门会持续加大对应急指挥体系建设的投入。而对于这一新生事物来说,如何找准方向,采取合理高效的建设模式,是保证未来进一步提升应用效果最值得考虑的一点,也是我们在此讨论这一话题的原因。

信息沟通最重要

    尽管国内的应急指挥系统建设已经有一定成效,但我们也应该清楚的认识到,从整体上讲,综合性强、数据容量大、反应灵敏的指挥系统还没有真正建立,无法充分利用各类信息资源,保障应急管理体系的高效运转。各部门的指挥系统还没有做到相互兼容、有机统一,特别是在实际应急指挥过程中,不同处置任务的分指挥员之间无法及时有效进行数据交换、信息交流,难以准确快速地传递信息。这与目前中国还处于应急系统发展早期有着密切的关系,许多部门将应急指挥体系的建设重点放在了应急指挥场所系统的建设上,这在一定程度上来说,的确给应急指挥提供了基本保障,但并非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

    从此次甲型H1N1流感防控过程我们能够看出,一方面需要有关部门事前制定相应的应急预案,做好未雨绸缪,另一方面,高效畅通的信息沟通平台必不可少,这也为应急系统中各级、各部门、各类组织以及个人之间获得、共享有效及时信息,实现高效沟通,作出快速有效科学的决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H3C解决方案部总监闫夏卿表示,综合应用系统的建设需要以应急管理及组织的完善为后盾,目前,中国许多部门的应急人员组织框架刚刚明确或建立;缺乏足够的事件驱动优化完善,很多行业应急预案还停留在框架总则等早期阶段,很多预案还没有得到具体事件的验证,应急工作管理模式与现有的应急系统缺乏磨合,这种情况下,强行建设应急指挥综合应用系统变得不切实际。就H3C来看,基础支撑系统是眼下应急指挥系统建设最需要加强的重点,在现阶段作为应急系统的核心应用,来完成相关职责。

    事实上,许多用户也正在趋同H3C的这一观点。在H3C参与的众多建设项目中,用户基本上都将通信、网络、视讯、监控等用于信息沟通传递的基础设施作为了要点,而并没有大规模地开展综合应用系统建设。相信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也是应急指挥系统建设的“主旋律”。

实现数据共享,让应急指挥不再迷茫

    那么,既然许多地方开展了应急指挥基础设施建设,为何还是会出现前面所提到的信息沟通不畅、各部门之间数据共享困难的情况呢?

    我们知道,应急指挥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它不仅在国家、省、地市等层面上横向拉通各部门,同时还纵向上需要在各行业上下级组织之间建立起沟通网络,而且两者之间还会有交叉,才能保证应急指挥的有效性。例如在此次H1N1事件中,卫生部与各省市卫生厅之间实现了信息共享,在北京、四川、山东等出现病例的十几个省市,还需要由省级应急指挥部门牵头,协调卫生、公安、交通等等各部门,对事件进行快速反应与处理。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应急指挥基础支撑系统包含诸多内容,H3C基于以往参与项目积累的经验,将其分为了基础部件系统、基础业务系统、业务调度系统等三部分,其中又分为许多小项。以往建设模式基本采取分块建设、用户拼装的方式,绝大部分系统也没有总体规划。这就造成了此部件与彼部件之间数据难以交换的问题。再加上整个应急指挥体系的“纵横交错”,系统间彼此更难以“沟通”。

    而要解决这个问题,避免再次出现“卫生、铁路各执一词”的情况,H3C认为,唯有采取“总体合理规划,分层分模块实施,逐步推进,模块交付”的建设方式,才是应急指挥系统建设的唯一“出路”。对此,H3C还提出了一个全面而实际的构想。
 

    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出,H3C将基础支撑系统的三个组成部分进行了进一步细化。在基础部件部分,通过IP网络、IP存储、安全、综合运维管理等基础部件,构建一个应急指挥系统最底层的“基石”,今后无论应急系统怎样发展,都能给予有效的支撑。尤其是可以通过10G RPR传输交换系统为基础的多种通信手段,确保数据传输的畅通,同时还在网络安全与存储上加以考虑,从而保证了未来业务的顺利开展。在这些方面H3C有着丰富的应用经验,例如:应急专网中用户(终端)身份认证与管理,在多部门接入的情况下保证应急系统(网络)安全就显得尤为重要。

    而在基础业务系统中,H3C认为,可以将视频会议等应急指挥应用的一些常用业务以及应用流程比较规范的业务,通过模块化的方式提供给用户,这样做的好处就在于既满足了日常需求,同时还可以通过个性化需求更为鲜明的业务调度系统,对这些模块功能进行管理、调配,在具体应用过程中根据需求的变化,灵活地将应用提供给用户。在这一点上需要强调的就是融合控制管理系统,这一模块强调的逐渐打通应急媒体流,实现统一调度,在未来将相互独立的多媒体应用实现全面的融合。

    在整个应急解决方案架构中, H3C十分强调总体规划的重要性。H3C解决方案部总监 闫夏卿表示,只有从整体出发,有条不紊地根据实际需求开展建设,才能真正保证数据能从底层实现交换,从而保证信息传递渠道的畅通。H3C解决方案的优势也正在于此,目前,从整体上考虑应急指挥基础支撑系统这一点上,H3C算是在业界首开先河,给目前稍显迷茫的应急指挥发展指明了一个方向。

结束语

    伴随着中国应急指挥体系建设步伐的加快,各地应急指挥平台建设的需求也将“水涨船高”。按照国务院有关部门的规划,到20l0年必须完成国务院、省、市三级政府应急平台建设。这对于H3C以及所有人来说,既是机会,又是挑战。

    H3C解决方案部总监闫夏卿十分明确的表示,将进一步加大H3C应急指挥解决方案的推广力度,帮助更多的用户在应急指挥系统建设的道路上走得更“直”,即使更多“甲型H1N1流感”出现,也能从容应对。

相关文章

专  题
 
 
 
封面人物
市场周刊
2018-09
出刊日期:11-02
出刊周期:每月
总481期
出刊日期:(2014 07 08)
出刊周期:每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