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世界轨道交通资讯网
普玉飞
普玉飞,男,1977年3出生,籍贯云南建水,彝族,兰州交通大学计算机信息管理专业毕业,工程师。

成 果

  2018年10月-2018年11月任红河州现代有轨电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18年11月-2020年06月任红河州现代有轨电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红河综合交通枢纽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20年06月-2020年09月任云南建设基础设施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红河片区第一党支部副书记、红河州现代有轨电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红河综合交通枢纽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20年09月-2021年2月任云南建设基础设施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红河片区第一党支部副书记、红河州现代有轨电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21.03-今任云南建设基础设施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红河片区第一党支部书记、红河州现代有轨电车有限公司董事长、文山普者黑有轨电车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

专 访

  蓝天白云下,一辆线条流畅、蓝绿相间的列车平缓地行驶在沿着道路铺设的轨道上。车厢内,安装有大大的玻璃窗,光线充足,绿色扶手、蓝色座位,色彩明快。车窗外,一道道风景不停从眼前掠过,一阵清凉的风缓缓吹来,让人心旷神怡。这便是云南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公共交通大家族的“新成员”——红河现代有轨电车。
 
  2020年10月1日,红河有轨电车示范段——蒙自汽车客运站至红河综保区(蒙自北)线路向社会大众开放体验乘坐。“开放当天,市民们热情高涨,从早上7点15分至晚上9点45分,每天118趟电车几乎座无虚席。截至10月31日,红河州有轨电车运载乘客达10.2万人次,日均客流达3293人次,超过运营初期日均2000人次的预估。”谈到有轨电车开放当天的情形,普玉飞脸上挂满了欣喜。他告诉记者,有轨电车开通半年以来,各项设备系统运行稳定,并以其“安全、正点、平稳、节能”的运营服务,受到了广大居民的欢迎,成为沿线居民的主要出行方式之一,客流呈线性方式稳步增长。
 
  作为红河州现代有轨电车有限公司董事长,普玉飞亲历了红河有轨电车从无到有的建设过程。这期间,他带领着团队克服重重困难,通过对复杂建设环境下,一系列关键技术的研究与自主创新,让红河有轨电车创造了9项“全国第一”,在成为当地居民开往幸福方向的列车同时,也为边疆少数民族地区以及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城市轨道交通建设、运营及发展提供了重要借鉴。
 
  红河有轨电车有着怎样的建设经历?有轨电车如何助力中小城市交通升级发展?红河有轨电车有哪些技术创新?现代有轨电车行业未来将面临哪些挑战?带着这一系列的问题,《世界轨道交通》记者对红河州现代有轨电车有限公司董事长普玉飞进行了一次深度的专访。
 
  西南地区的有轨电车探索
 
  地处中国西南边陲的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拥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丰厚多彩民族文化,这里生态环境宜居,发展潜力巨大。但由于城市公共交通现代化建设长期受政府职能定位、红河州交通建设资金不足、缺乏公共交通运营管理经验等因素影响,建设十分缓慢,这不仅给城市居民出行带来了极大不便,也制约了当地的社会经济发展。为了破解城市交通困局,当地政府将目光放到了城市轨道交通建设上。“现代有轨电车以其投资少、施工难度小、建设周期短、维运成本低、更适合红河州蒙自岩溶地区等优点,被红河州委、州政府确定为红河州城市公共交通网络的骨干系统。”普玉飞向记者一一介绍起了红河有轨电车的建设历程:
 
  2015年4月,红河州人民政府与云南建投集团(原云南建工集团)签订红河现代有轨电车示范线建设项目合作协议,期限30年。该协议规定了双方共同出资组成SPV项目公司,负责有轨电车示范线的建设-运营-补助-移交等相关工作。而机车运营管理,则由红河州现代有轨电车有限公司与沈阳浑南新区有轨电车咨询有限公司签订运营服务协议,指导、帮助SPV运营管理。7月6日,SPV公司红河州现代有轨电车有限公司成立。8月,红河现代有轨电车示范线正式开工建设,工程包含正线建设和停车场站(蒙自北场站)两部分。
 
  经过五年的建设,有轨电车示范线全长13.4公里线路以及15座站台全部完工。另外蒙自北场站含综合楼、运转楼、驾乘人员倒班宿舍、车辆检修、冲洗、配电、调度中心、股道等设施也已建设完毕。2020年10月1日,红河有轨电车示范段——蒙自汽车客运站至红河综保区(蒙自北)线路向社会大众开放体验乘坐。10月1日至2日仅两天,红河有轨电车就已累计载客达1.31万人次。
 
  谈到红河有轨电车建设时,普玉飞眼里满是自豪,他热情地告诉记者,红河有轨电车在为居民提供优质同行服务的同时,也在线网规划、投融资、商业开发、绿色出行等方面进行了新的探索。
 
  在线网规划方面,除了考虑提升现有城区公共交通设施及服务水平外,也将未来城市发展核心片区的公共交通建设考虑在内。例如,距红河州蒙自主城区10公里左右有旧市大屯镇、蒙自市新安所镇和雨过铺镇等三个乡镇,通过超前规划有轨电车示范线中的M1线(新安所至大屯)和M2线(蒙自火车站至蒙自火车北站),将此三镇与蒙自主城区连为一体,实现三镇与蒙自城区的同城化。此外,预计投资80亿元的蒙自南部半山开发区,也被纳入了有轨电车线网规划中,推动了开发区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发展。
 
  在投融资方面,采用PPP新模式进行投资建设。尽管红河州的综合实力名列全国30个民族自治州之首,但就全国而言,仍属于边疆少数民族欠发达地区。修建红河有轨电车示范线需要60多亿投资,政府财政压力极大。对此,红河州委、州政府经过审慎地科学论证,决定运用PPP模式引入有实力的社会资本共同参与建设,有效地破解了有轨电车的融资难题。
 
  在商业开发方面,引入了TOD新概念。通过对有轨电车沿线土地的开发,带动了有轨电车所在地区特别是沿线土地的升值和房地产增值。据测算,仅土地和房地产增值以及其商业发展增加的税收就已超过了有轨电车项目投资的几倍,宏观经济效益十分显著。
 
  在绿色出行方面,政府采用购买服务的方式对有轨电车进行可行性差额补助。通过实惠的票价点燃市民参与公交出行的积极性,提倡绿色出行,从而达到对于“城市病”未病先治的目的。
 
  普玉飞进一步表示,红河有轨电车的建设开通,不仅提升了城市人居环境和市民出行品质,也能让市民实实在在地享受到了社会发展带来的成果。2021年4月,同样由云南建投集团资建设的云南文山州普者黑现代有轨电车正式收费运行,普玉飞与团队又将红河有轨电车的经验和做法带到了文山普者黑有轨电车的运营中。另外,随着红河机场、弥勒至蒙自高铁以及承接机场与高铁客流的红河综合交通枢杻的规划建设,红河有轨电车正积极配合政府相关规划,于2020年11月开工新建连接目前运营段与综合交通枢杻的2.85公里M1支线。“按建设计划,弥勒至蒙自高铁将于2022年建成运营,我们的M1支线也将与高铁同步投运。届时,红河有轨电车将成蒙自乃至红河市民往返红河综合交通枢杻主要运力之一,红河有轨电车的运营状况也将得到更大的提升。”普玉飞憧憬道。
 
  
 
  助力边陲小城公交升级
 
  目前,红河州近期规划有轨电车线路有4条,即M1、M2、M3、M4线,总长为66.833公里,平均站间距0.728公里,最大站间距1.882公里,最小站间距0.288公里,共设站台108座,车辆基地1座,车辆段1座,停车场2座。远期还将规划建设8条滇南中心城市群现代有轨电车示范线,即M1、M2、M3、M4、M5、M6、M7、M8线,总长约139公里。在谈到有轨电车对于红河州这个边陲小城有哪些影响时,普玉飞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的发展,红河州对城市公共交通需求越来越大,综合考虑滇南中心城市群的人口、经济、地质等情况,不适合建设地铁、轻轨等城市交通工程,相较之下,有轨电车便脱颖而出,成了最好的选择。“红河有轨电车的建设,在提高红河州城市交通服务质量、助力公共交通资源共享、促进城市交通设施间互联互通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普玉飞进一步详细介绍:
 
  首先,进一步提高城市交通服务质量,改善交通状况。随着红河州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居民出行需求与日俱增,原有的以常规公交为主体、出租车为补充的公共交通模式已经无法满足各城区的交通出行需求。再加上近年来,红河州机动车保有量不断增长,对于城市中心路网的压力也越来越大。红河有轨电车的建设,大大缩短了居民出行时间,提高了公共交通的服务水平。并且随着公共交通吸引力的增强,居民出行向公共交通系统倾斜,极大地缓解了机动车对城市道路系统的压力,改善了道路交通状况。
 
  其次,助推公共交通资源共享的实现。按照资源合理分配原则,道路交通资源应为全社会共享的资源。然而,在我国许多城市中,道路交通资源存在着严重不合理的分配现象,一少部分使用低效率交通工具的出行者占用了大部分道路交通资源,导致交通拥堵、空气污染、居民工作和生活环境质量不断下降。对于红河州而言,目前,各城区尚未建立多层次的公共交通体系,居民除了常规公共交通工具外,没有其它机动化公共交通工具可以选择。这就导致了在出行高峰时段,以汽车为代表的低效率交通工具容易造成交通拥堵,从而迫使公交车辆运营速度下降,乘客出行时间增加,部分乘客甚至被迫采用步行或骑自行车出行。有轨电车作为城市公共交通的骨干,行驶在固定的轨道上,有效的避免了占用道路资源,在为城市普通居民提供便捷交通服务的同时,也能实现公共交通资源的共享。
 
  最后,推动城市各交通设施的快速连接,提高城市交通整体效率。红河有轨电车在前期规划设计阶段就按照不同的交通工具,设计了不同的配套接驳方案。在对步行道等慢交通系统衔接上,有轨电车所有站台将根据实际情况加强与周边建筑的共同开发,同时结合道路拓宽,完善地面步行系统建设。此外,还针对不同区域非机动车客流的特点进行站台设置。在对公交系统衔接上,主要利用原有公交线路进行调整。例如调整公交停靠站的位置,使其靠近有轨电车站台,或将主要道路方向上停靠站改造为港湾式。对于出租车、网约车等衔接上,在核心区站台只考虑设置上下客的临时停靠站,在核心区外,可利用停车场设置部分出租车候车区,也可以利用站台附近道路设置少量候车区。通过对城市各交通设施的衔接设置,在方便居民换乘的同时,也进一步扩大有轨电车的覆盖和服务范围,提高了城市交通整体效率。
 
  “如今,红河有轨电车已逐步融入到整个城市的发展之中,并成为了当地一道新的流动风景线。未来,随着有轨电车线网规模的不断扩大,将进一步串联起城市各个区域,在为城市提供高品质公共交通的同时,也将推动红河州这座边陲小城实现经济社会的跨越式发展。”普玉飞感叹道。
 
  
 
  九项“第一”推动技术进步
 
  红河州地处云贵高原,复杂险恶的地质环境,使得有轨电车建设困难重重。面对这些困难,普玉飞带领着团队,发挥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经过一系列研究与自主创新,让红河有轨电车创造了九项“全国第一”:一是中国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建设的第一个有轨电车项目;二是进入国家发改委PPP项目库的第一个现代有轨电车项目,也是财政部公布的PPP示范项目;三是全国第一个采用PPP模式建设的现代有轨电车项目;四是国内规划里程最长的现代有轨电车项目;五是目前国内面临建设条件最复杂,路权样式较多,组网较为复杂,但规划较为科学合理的现代有轨电车项目;六是目前国内第一个有网和无网供电方式并存,无网路段最长的现代有轨电车项目;七是目前国内第一个采用大功率储能装置进行无网供电的现代有轨电车项目;八是国内第一个能实现同时受流同时充电的现代有轨电车项目;九是国内目前行驶坡度最大的有轨电车。
 
  “其中的五至九个‘第一’对我们来说,即是技术创新也是建设挑战。”普玉飞向记者详解道:“‘国内面临建设条件最复杂’是由于蒙自特殊地理环境,有轨电车线路上存在不连续的多点红性膨润土,这些土在干燥时坚硬如铁,遇水则成浆。因此,对红性膨润土的处理则是我们在施工中遇到的挑战之一。‘国内第一个有网和无网供电方式并存,无网路段最长’、‘国内采用大功率储能装置进行无网供电’、‘实现同时受流同时充电’这几项‘第一’,则是因为我们率先采用了超级电容技术。目前我们对超级电容技术的研究应用,已从学习阶段走到了自主创新阶段,并在使用、维护及模组间配合上摸索出了一些自己的模式。‘行驶坡度最大’,是指红河有轨电车运营线路上,最大纵向坡度为51.655‰,为目前国内在运营的有轨电车线路的最大坡度,另外还有一段39.6‰的坡道上,预留有一个十字交叉道岔,是目前全国有轨电车运营线路上的最大坡度道岔。这两个坡度也是我们在建设施工中所克服的两大难题。”
 
  普玉飞进一步强调,红河有轨电车建设过程中所取得的多项创新成果,不仅为云贵高原地区特殊环境下,有轨电车的建设发展提供了宝贵的经验,也为其他建设有轨电车城市提供了新的研究和借鉴。
 
  当记者问起红河有轨电车还将有哪些创新时,普玉飞透露,下一步红河有轨电车将把5G技术、云服务、智能站台、人脸识别技术等新兴技术深度融合到运营管理中,从而全方位的提升客运服务水平,进一步满足乘客个性化、舒适化、快捷化、高效化的乘车需求。此外,还将通过大数据对网络通信、运营调度、信号有限、信息安全、维护维修管理等进行有效优化,全方位提高红河有轨电车的运营、维护水平,大力促进红河有轨电车的智慧创新进步发展。
 
  
 
  有轨电车的未来任重道远
 
  近年来,随着经济的不断增长,我国城市轨道交通发展需求越来越大,有轨电车作为节能环保、快捷方便、舒适美观、造价较低的交通方式,也逐渐受到国内城市的关注和青睐。“尽管目前许多城市都规划和开通了有轨电车线路,但在建设运营过程中依旧面临着许多的挑战。”普玉飞结合自己的工作向记者介绍了他的一些思考:
 
  红河有轨电车方面,就目前来看,尽管在运营质量、安全管理、新技术的应用等环节存在着诸多挑战,但归根结底还是“人”的问题,即员工素质与岗位需求不匹配的问题。由于红河州地处偏远,很难吸引高层次人才,我们便自立更生,坚持引进人才与培养人才两手齐抓。不断提高员工素质与岗位的匹配度,为西南地区有轨电车建设做好人才储备工作。
 
  就在不久前,我们抽调了一大批各专业人员投入到文山普者黑现代有轨电车的联调联试等各种运营准备工作中,按前期构想,红河和文山两地的有轨电车将实现统一管理运营,双方将取长补短,群策群力,共同探索城市轨道交通运营管理的新模式。
 
  有轨电车行业方面,当前,国内有轨电车存在着城市交通功能定位不够清晰、开通线路客流明显不足、某些地方建设工程造价偏高、项目运营亏损明显等问题,但总的来说,还是社会公众缺乏用发展的眼光来公正地看待有轨电车行业的问题。特别是近期某地现代有轨电车的存拆之辩,经媒体发酵后,舆论呈一边倒态势,认为有轨电车过时、速度慢、造价高等,这对国内现代有轨电车行业发展极为不利。
 
  “面对这些挑战,我们要不断提高有轨电车的管理运营水平,用优质的服务向社会证明有轨电车存在的价值。同时,我们也要向城市管理者决策者不断证明城市轨道交通特别是有轨电车,从成本、环保、城市形象等方面来说,可以成为中小城市骨干公交网络的承担者。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全行业的共同努力。”普玉飞语重心长地强调。
 
 
 
  认真、严谨、充满激情,这是记者眼中的普玉飞。而在他眼里,看见红河州的哈尼族、彝族同胞们坐在崭新的现代有轨电车里,露出幸福灿烂的笑容,则是对他最大的欣慰。他真诚地告诉记者,在云南,还有多个像红河州这样经济欠发达中小型城市,他希望通过更多的有轨电车建设,为这些城市的经济社会发展插上“飞翔的翅膀”,并以高质量的出行服务,让有轨电车成为边疆各族同胞开往美好生活的“幸福号列车”。

相关文章

专  题
 
 
 
封面人物
市场周刊
2021-02
出刊日期:2021-02
出刊周期:每月
总481期
出刊日期:(2014 07 08)
出刊周期:每周
 
 
 
 

普玉飞

普玉飞,男,1977年3出生,籍贯云南建水,彝族,兰州交通大学计算机信息管理专业毕业,工程师。
查看2021-05期杂志封面>>
成 果

  2018年10月-2018年11月任红河州现代有轨电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18年11月-2020年06月任红河州现代有轨电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红河综合交通枢纽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20年06月-2020年09月任云南建设基础设施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红河片区第一党支部副书记、红河州现代有轨电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红河综合交通枢纽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20年09月-2021年2月任云南建设基础设施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红河片区第一党支部副书记、红河州现代有轨电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21.03-今任云南建设基础设施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红河片区第一党支部书记、红河州现代有轨电车有限公司董事长、文山普者黑有轨电车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

专 访

  蓝天白云下,一辆线条流畅、蓝绿相间的列车平缓地行驶在沿着道路铺设的轨道上。车厢内,安装有大大的玻璃窗,光线充足,绿色扶手、蓝色座位,色彩明快。车窗外,一道道风景不停从眼前掠过,一阵清凉的风缓缓吹来,让人心旷神怡。这便是云南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公共交通大家族的“新成员”——红河现代有轨电车。

 
  2020年10月1日,红河有轨电车示范段——蒙自汽车客运站至红河综保区(蒙自北)线路向社会大众开放体验乘坐。“开放当天,市民们热情高涨,从早上7点15分至晚上9点45分,每天118趟电车几乎座无虚席。截至10月31日,红河州有轨电车运载乘客达10.2万人次,日均客流达3293人次,超过运营初期日均2000人次的预估。”谈到有轨电车开放当天的情形,普玉飞脸上挂满了欣喜。他告诉记者,有轨电车开通半年以来,各项设备系统运行稳定,并以其“安全、正点、平稳、节能”的运营服务,受到了广大居民的欢迎,成为沿线居民的主要出行方式之一,客流呈线性方式稳步增长。
 
  作为红河州现代有轨电车有限公司董事长,普玉飞亲历了红河有轨电车从无到有的建设过程。这期间,他带领着团队克服重重困难,通过对复杂建设环境下,一系列关键技术的研究与自主创新,让红河有轨电车创造了9项“全国第一”,在成为当地居民开往幸福方向的列车同时,也为边疆少数民族地区以及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城市轨道交通建设、运营及发展提供了重要借鉴。
 
  红河有轨电车有着怎样的建设经历?有轨电车如何助力中小城市交通升级发展?红河有轨电车有哪些技术创新?现代有轨电车行业未来将面临哪些挑战?带着这一系列的问题,《世界轨道交通》记者对红河州现代有轨电车有限公司董事长普玉飞进行了一次深度的专访。
 
  西南地区的有轨电车探索
 
  地处中国西南边陲的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拥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丰厚多彩民族文化,这里生态环境宜居,发展潜力巨大。但由于城市公共交通现代化建设长期受政府职能定位、红河州交通建设资金不足、缺乏公共交通运营管理经验等因素影响,建设十分缓慢,这不仅给城市居民出行带来了极大不便,也制约了当地的社会经济发展。为了破解城市交通困局,当地政府将目光放到了城市轨道交通建设上。“现代有轨电车以其投资少、施工难度小、建设周期短、维运成本低、更适合红河州蒙自岩溶地区等优点,被红河州委、州政府确定为红河州城市公共交通网络的骨干系统。”普玉飞向记者一一介绍起了红河有轨电车的建设历程:
 
  2015年4月,红河州人民政府与云南建投集团(原云南建工集团)签订红河现代有轨电车示范线建设项目合作协议,期限30年。该协议规定了双方共同出资组成SPV项目公司,负责有轨电车示范线的建设-运营-补助-移交等相关工作。而机车运营管理,则由红河州现代有轨电车有限公司与沈阳浑南新区有轨电车咨询有限公司签订运营服务协议,指导、帮助SPV运营管理。7月6日,SPV公司红河州现代有轨电车有限公司成立。8月,红河现代有轨电车示范线正式开工建设,工程包含正线建设和停车场站(蒙自北场站)两部分。
 
  经过五年的建设,有轨电车示范线全长13.4公里线路以及15座站台全部完工。另外蒙自北场站含综合楼、运转楼、驾乘人员倒班宿舍、车辆检修、冲洗、配电、调度中心、股道等设施也已建设完毕。2020年10月1日,红河有轨电车示范段——蒙自汽车客运站至红河综保区(蒙自北)线路向社会大众开放体验乘坐。10月1日至2日仅两天,红河有轨电车就已累计载客达1.31万人次。
 
  谈到红河有轨电车建设时,普玉飞眼里满是自豪,他热情地告诉记者,红河有轨电车在为居民提供优质同行服务的同时,也在线网规划、投融资、商业开发、绿色出行等方面进行了新的探索。
 
  在线网规划方面,除了考虑提升现有城区公共交通设施及服务水平外,也将未来城市发展核心片区的公共交通建设考虑在内。例如,距红河州蒙自主城区10公里左右有旧市大屯镇、蒙自市新安所镇和雨过铺镇等三个乡镇,通过超前规划有轨电车示范线中的M1线(新安所至大屯)和M2线(蒙自火车站至蒙自火车北站),将此三镇与蒙自主城区连为一体,实现三镇与蒙自城区的同城化。此外,预计投资80亿元的蒙自南部半山开发区,也被纳入了有轨电车线网规划中,推动了开发区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发展。
 
  在投融资方面,采用PPP新模式进行投资建设。尽管红河州的综合实力名列全国30个民族自治州之首,但就全国而言,仍属于边疆少数民族欠发达地区。修建红河有轨电车示范线需要60多亿投资,政府财政压力极大。对此,红河州委、州政府经过审慎地科学论证,决定运用PPP模式引入有实力的社会资本共同参与建设,有效地破解了有轨电车的融资难题。
 
  在商业开发方面,引入了TOD新概念。通过对有轨电车沿线土地的开发,带动了有轨电车所在地区特别是沿线土地的升值和房地产增值。据测算,仅土地和房地产增值以及其商业发展增加的税收就已超过了有轨电车项目投资的几倍,宏观经济效益十分显著。
 
  在绿色出行方面,政府采用购买服务的方式对有轨电车进行可行性差额补助。通过实惠的票价点燃市民参与公交出行的积极性,提倡绿色出行,从而达到对于“城市病”未病先治的目的。
 
  普玉飞进一步表示,红河有轨电车的建设开通,不仅提升了城市人居环境和市民出行品质,也能让市民实实在在地享受到了社会发展带来的成果。2021年4月,同样由云南建投集团资建设的云南文山州普者黑现代有轨电车正式收费运行,普玉飞与团队又将红河有轨电车的经验和做法带到了文山普者黑有轨电车的运营中。另外,随着红河机场、弥勒至蒙自高铁以及承接机场与高铁客流的红河综合交通枢杻的规划建设,红河有轨电车正积极配合政府相关规划,于2020年11月开工新建连接目前运营段与综合交通枢杻的2.85公里M1支线。“按建设计划,弥勒至蒙自高铁将于2022年建成运营,我们的M1支线也将与高铁同步投运。届时,红河有轨电车将成蒙自乃至红河市民往返红河综合交通枢杻主要运力之一,红河有轨电车的运营状况也将得到更大的提升。”普玉飞憧憬道。
 
  
 
  助力边陲小城公交升级
 
  目前,红河州近期规划有轨电车线路有4条,即M1、M2、M3、M4线,总长为66.833公里,平均站间距0.728公里,最大站间距1.882公里,最小站间距0.288公里,共设站台108座,车辆基地1座,车辆段1座,停车场2座。远期还将规划建设8条滇南中心城市群现代有轨电车示范线,即M1、M2、M3、M4、M5、M6、M7、M8线,总长约139公里。在谈到有轨电车对于红河州这个边陲小城有哪些影响时,普玉飞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的发展,红河州对城市公共交通需求越来越大,综合考虑滇南中心城市群的人口、经济、地质等情况,不适合建设地铁、轻轨等城市交通工程,相较之下,有轨电车便脱颖而出,成了最好的选择。“红河有轨电车的建设,在提高红河州城市交通服务质量、助力公共交通资源共享、促进城市交通设施间互联互通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普玉飞进一步详细介绍:
 
  首先,进一步提高城市交通服务质量,改善交通状况。随着红河州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居民出行需求与日俱增,原有的以常规公交为主体、出租车为补充的公共交通模式已经无法满足各城区的交通出行需求。再加上近年来,红河州机动车保有量不断增长,对于城市中心路网的压力也越来越大。红河有轨电车的建设,大大缩短了居民出行时间,提高了公共交通的服务水平。并且随着公共交通吸引力的增强,居民出行向公共交通系统倾斜,极大地缓解了机动车对城市道路系统的压力,改善了道路交通状况。
 
  其次,助推公共交通资源共享的实现。按照资源合理分配原则,道路交通资源应为全社会共享的资源。然而,在我国许多城市中,道路交通资源存在着严重不合理的分配现象,一少部分使用低效率交通工具的出行者占用了大部分道路交通资源,导致交通拥堵、空气污染、居民工作和生活环境质量不断下降。对于红河州而言,目前,各城区尚未建立多层次的公共交通体系,居民除了常规公共交通工具外,没有其它机动化公共交通工具可以选择。这就导致了在出行高峰时段,以汽车为代表的低效率交通工具容易造成交通拥堵,从而迫使公交车辆运营速度下降,乘客出行时间增加,部分乘客甚至被迫采用步行或骑自行车出行。有轨电车作为城市公共交通的骨干,行驶在固定的轨道上,有效的避免了占用道路资源,在为城市普通居民提供便捷交通服务的同时,也能实现公共交通资源的共享。
 
  最后,推动城市各交通设施的快速连接,提高城市交通整体效率。红河有轨电车在前期规划设计阶段就按照不同的交通工具,设计了不同的配套接驳方案。在对步行道等慢交通系统衔接上,有轨电车所有站台将根据实际情况加强与周边建筑的共同开发,同时结合道路拓宽,完善地面步行系统建设。此外,还针对不同区域非机动车客流的特点进行站台设置。在对公交系统衔接上,主要利用原有公交线路进行调整。例如调整公交停靠站的位置,使其靠近有轨电车站台,或将主要道路方向上停靠站改造为港湾式。对于出租车、网约车等衔接上,在核心区站台只考虑设置上下客的临时停靠站,在核心区外,可利用停车场设置部分出租车候车区,也可以利用站台附近道路设置少量候车区。通过对城市各交通设施的衔接设置,在方便居民换乘的同时,也进一步扩大有轨电车的覆盖和服务范围,提高了城市交通整体效率。
 
  “如今,红河有轨电车已逐步融入到整个城市的发展之中,并成为了当地一道新的流动风景线。未来,随着有轨电车线网规模的不断扩大,将进一步串联起城市各个区域,在为城市提供高品质公共交通的同时,也将推动红河州这座边陲小城实现经济社会的跨越式发展。”普玉飞感叹道。
 
  
 
  九项“第一”推动技术进步
 
  红河州地处云贵高原,复杂险恶的地质环境,使得有轨电车建设困难重重。面对这些困难,普玉飞带领着团队,发挥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经过一系列研究与自主创新,让红河有轨电车创造了九项“全国第一”:一是中国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建设的第一个有轨电车项目;二是进入国家发改委PPP项目库的第一个现代有轨电车项目,也是财政部公布的PPP示范项目;三是全国第一个采用PPP模式建设的现代有轨电车项目;四是国内规划里程最长的现代有轨电车项目;五是目前国内面临建设条件最复杂,路权样式较多,组网较为复杂,但规划较为科学合理的现代有轨电车项目;六是目前国内第一个有网和无网供电方式并存,无网路段最长的现代有轨电车项目;七是目前国内第一个采用大功率储能装置进行无网供电的现代有轨电车项目;八是国内第一个能实现同时受流同时充电的现代有轨电车项目;九是国内目前行驶坡度最大的有轨电车。
 
  “其中的五至九个‘第一’对我们来说,即是技术创新也是建设挑战。”普玉飞向记者详解道:“‘国内面临建设条件最复杂’是由于蒙自特殊地理环境,有轨电车线路上存在不连续的多点红性膨润土,这些土在干燥时坚硬如铁,遇水则成浆。因此,对红性膨润土的处理则是我们在施工中遇到的挑战之一。‘国内第一个有网和无网供电方式并存,无网路段最长’、‘国内采用大功率储能装置进行无网供电’、‘实现同时受流同时充电’这几项‘第一’,则是因为我们率先采用了超级电容技术。目前我们对超级电容技术的研究应用,已从学习阶段走到了自主创新阶段,并在使用、维护及模组间配合上摸索出了一些自己的模式。‘行驶坡度最大’,是指红河有轨电车运营线路上,最大纵向坡度为51.655‰,为目前国内在运营的有轨电车线路的最大坡度,另外还有一段39.6‰的坡道上,预留有一个十字交叉道岔,是目前全国有轨电车运营线路上的最大坡度道岔。这两个坡度也是我们在建设施工中所克服的两大难题。”
 
  普玉飞进一步强调,红河有轨电车建设过程中所取得的多项创新成果,不仅为云贵高原地区特殊环境下,有轨电车的建设发展提供了宝贵的经验,也为其他建设有轨电车城市提供了新的研究和借鉴。
 
  当记者问起红河有轨电车还将有哪些创新时,普玉飞透露,下一步红河有轨电车将把5G技术、云服务、智能站台、人脸识别技术等新兴技术深度融合到运营管理中,从而全方位的提升客运服务水平,进一步满足乘客个性化、舒适化、快捷化、高效化的乘车需求。此外,还将通过大数据对网络通信、运营调度、信号有限、信息安全、维护维修管理等进行有效优化,全方位提高红河有轨电车的运营、维护水平,大力促进红河有轨电车的智慧创新进步发展。
 
  
 
  有轨电车的未来任重道远
 
  近年来,随着经济的不断增长,我国城市轨道交通发展需求越来越大,有轨电车作为节能环保、快捷方便、舒适美观、造价较低的交通方式,也逐渐受到国内城市的关注和青睐。“尽管目前许多城市都规划和开通了有轨电车线路,但在建设运营过程中依旧面临着许多的挑战。”普玉飞结合自己的工作向记者介绍了他的一些思考:
 
  红河有轨电车方面,就目前来看,尽管在运营质量、安全管理、新技术的应用等环节存在着诸多挑战,但归根结底还是“人”的问题,即员工素质与岗位需求不匹配的问题。由于红河州地处偏远,很难吸引高层次人才,我们便自立更生,坚持引进人才与培养人才两手齐抓。不断提高员工素质与岗位的匹配度,为西南地区有轨电车建设做好人才储备工作。
 
  就在不久前,我们抽调了一大批各专业人员投入到文山普者黑现代有轨电车的联调联试等各种运营准备工作中,按前期构想,红河和文山两地的有轨电车将实现统一管理运营,双方将取长补短,群策群力,共同探索城市轨道交通运营管理的新模式。
 
  有轨电车行业方面,当前,国内有轨电车存在着城市交通功能定位不够清晰、开通线路客流明显不足、某些地方建设工程造价偏高、项目运营亏损明显等问题,但总的来说,还是社会公众缺乏用发展的眼光来公正地看待有轨电车行业的问题。特别是近期某地现代有轨电车的存拆之辩,经媒体发酵后,舆论呈一边倒态势,认为有轨电车过时、速度慢、造价高等,这对国内现代有轨电车行业发展极为不利。
 
  “面对这些挑战,我们要不断提高有轨电车的管理运营水平,用优质的服务向社会证明有轨电车存在的价值。同时,我们也要向城市管理者决策者不断证明城市轨道交通特别是有轨电车,从成本、环保、城市形象等方面来说,可以成为中小城市骨干公交网络的承担者。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全行业的共同努力。”普玉飞语重心长地强调。
 
 
 
  认真、严谨、充满激情,这是记者眼中的普玉飞。而在他眼里,看见红河州的哈尼族、彝族同胞们坐在崭新的现代有轨电车里,露出幸福灿烂的笑容,则是对他最大的欣慰。他真诚地告诉记者,在云南,还有多个像红河州这样经济欠发达中小型城市,他希望通过更多的有轨电车建设,为这些城市的经济社会发展插上“飞翔的翅膀”,并以高质量的出行服务,让有轨电车成为边疆各族同胞开往美好生活的“幸福号列车”。

上一篇:杨秀仁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