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世界轨道交通资讯网
张剑炜
张剑炜 庞巴迪公司全球高级副总裁、庞巴迪中国总裁兼国家首席代表。 张剑炜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高等商学院(HEC Montreal)获得博士学位,主要研究跨国公司和公司战略。 1995年以项目经理的职位加入庞巴迪公司,先后任项目总监,庞巴迪运输集团副总裁。 2010年2月被任命为庞巴迪中国总裁,同时兼任庞巴迪公司总部全球高级副总裁。

成 果

现在,中国高铁技术的发展突飞猛进,已经能与国际技术水平并肩,承担起中国高速铁路建设的重任。要在中国的市场中生存下去,就要创新,提高自己的竞争能力。同时要扩大自己的产品范围和多元化以满足不同用户的不同要求。例如,庞巴迪的无人驾驶系统最新开发的INNOVIA Monorail单轨都在全球领先,中国市场有潜在的需求,那么,我们就与中车浦镇建立了合资公司,把技术引进来,不但供应中国市场,而且供应全球市场。

专 访

融贯中西的智者
 
  ——访庞巴迪中国总裁 张剑炜
 
  本刊记者 冯为为  王忠凯
 
  16年前,他只身一人肩负重任被派到中国;
 
  16年中,他勇担责任,着想他人,以其人格魅力获得信任与尊重,带出了一流的团队;
 
  16年中,他无私无我,以事为先,不懈坚持,使庞巴迪中国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16年中,他将中国的儒家文化与西方管理融于一体,形成了温情与制度兼具的独特企业管理模式;
 
  16年中,他即担负起庞巴迪的职责,又思虑中国的轨道发展,最大限度的实现了双方共赢;
 
  他深爱着自己的祖国,又对公司忠心耿耿;
 
  他就是庞巴迪中国总裁——张剑炜。
 
  “呕心沥血,忍辱负重。”他这样形容自己带领庞巴迪在中国的16年。
 
  16年前,张剑炜被庞巴迪从加拿大派到中国,人们从没听说过这个公司;
 
  16年后的今天,庞巴迪在中国有7个合资企业,8个独资企业,5000多名员工,为中国提供的轨道车辆超过5000辆、电力机车超过560台……
 
  但是,张剑炜更愿意用莎士比亚的话“凡是过去,皆为序章”来形容这一切。

      张剑炜说,“我曾看到一句英文,大意是‘人生就像一条曲线,重要的是你现在处在曲线的哪一点上。如果你在曲线顶端,就面临着下降;如果你在曲线的底端,就面临着上升。’我宁愿一直处在曲线底端,永远面临上升。”
 
更崇尚儒家文化
 
  问:身为跨国公司中国区的总裁您如何看待中、西文化的差异?
 
  张剑炜:中国文化强调个人对群体的责任和义务,西方文化强调个人权利和利益的实现。因此,在用人方面,中国企业看重人的品德,并善待曾经为企业做出贡献的人;西方追求剩余价值,用人要看其是否有“附加值”,简单说就是看其今天是否还能为企业创造价值。中国企业用人可能会“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可西方企业不一样,你被看作没有价值了或者价值不足够大了,你就面临着被解雇的风险。
 
  问:您在对内管理、对外合作中如何将中西方文化融合在一起?
 
  张剑炜:中国传统思想对我影响比较大,也许被看作是“保守”。但的确,我不是一个“时髦”的人。在企业管理中,我自然而然地重视员工的个人情况和感受,但又不能违背西方企业的管理制度,这也许就决定了对企业的管理方式。
 
  用人方面,我开诚布公,似乎“严厉“,但从来不会轻易解雇员工。事实上,我从来没有解雇过员工。在业务低谷时,跨国企业常常会选择裁员来降低成本,但庞巴迪中国从不这样解决问题,我们在困难的时候,团结在一起,开发更多业务,创造更多价值,因此大家都有一个归属感。
 
  在与中国的项目合作中,为了适应中国的习惯,我们在招标前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这样在投标和交货时就有利于既满足中国用户要求,也能按照西方惯例做得到。比如,庞巴迪合资公司签下的青藏高原列车项目订单,就是提前三年开始考察和研发,做准备。这样,在青藏高原列车项目启动时,我们提出了切中客户需求的技术方案和设计方案,并且能按照中方的时间要求交货。
 
“重复”的学问
 
  问: 听说你们董事长经常说您“重复”,那您能给我们讲讲您的“重复”吗?
 
  张剑炜:董事长确实常常批评过我“重复”,我也有过不知所措和苦恼,也下过决心改正。但我感到不容易改,因为如果我发现对方不理解或不同意我的意见,而我又坚信很重要,我就会重复和坚持,可以说是“苦口婆心”。
 
“偏执”的有道理
 
  问:听说,遇到不同意见时,即使是董事长和CEO您也会与他们争执。这在外企的中国高管中很少见,您为什么这样做呢?
 
  张剑炜:我觉得,我有责任讲事实,讲实话,讲真话。我说过,我不能让庞巴迪领导因为我的误判和错误建议而做出错误的决定,我也不会让我的接班人由于我今天的错误决定而在将来付出代价。
 
  问:庞巴迪中国的员工离职率非常低,您觉得是什么使员工都愿意扎根于庞巴迪?
 
  张剑炜:是的,庞巴迪中国很少解雇员工,或者说不会轻易解雇员工,因此庞巴迪中国的团队十分稳定和忠诚。我们一起创造价值,不存在常说的很多外企里面的“政治斗争”、“权利斗争”、“尔虞我诈”。当事情出现问题,我主动承担责任,而不是把责任推给别的同事和员工。
 
做实事不作秀
 
  问:如今,您在庞巴迪已经工作20年,被派到中国已经16年,从您一人单枪匹马来到中国到今天,外界的评价也颇高,您怎么看待这些评价?
 
  张剑炜:我觉得中国各界对庞巴迪中国的评价是客观的。但我认为庞巴迪在中国应该比今天更成功,尤其是在航空方面,与我的期望和所付出的努力很不相称。但是,我不抱怨,因为东西方理解上的差距不是一朝一日可以弥合的,在沟通方面我常常感到力不从心。
 
  问:外界在评价庞巴迪的同时,不可避免的也会提到您,那么您听到的外界对您的评价有哪些?您怎样看待这些评价?
 
  张剑炜:总体而言,中国媒体的报道与评价还是客观的。中国用户和合作伙伴对我个人和工作的评价也比较客观。因为我们在一起共事,他们了解我。而本应该对我更加理解的应该是在外企工作的中国人,但一些同胞反倒存在很大的误解。他们以他们自己的思维和在外企的经验去推测我的为人处事。他们猜测我们在中国的成功可能是我有什么背景,他们猜测我在公司里能有今天的位置可能是我有手腕或者会玩政治。事实上,他们大大地错了!他们不知道也不理解我在公司里是如何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到今天,他们更想象不到我在公司里这么些年从来没有与任何人竞争过提拔,恰恰相反,我多次把机会让给了别人。有一点,他们可能想象不到,我是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做具体事上,而很少向领导报告自己。有外企高管说,他们把80%的时间用在了给领导写报告上(尽管事情常常是别人做的),而我把99%的时间用在了做具体事上,所以我常称自己在庞巴迪是个“工人”, 是个“蓝领”。
 
  问:您为人处世的原则是什么?在工作中您的做事原则又是什么?
 
  张剑炜:为人处世,应该真诚相待,平等相处。我不讲假话,有些话我不能百分之百说出来,但是我说出来的肯定是真话。因为一旦说了假话,就有可能以后也说假话去圆最初的假话,这样假话越说越多,自己的大脑中也会混淆,把假话当成真话。同时我也要求员工不讲假话,这样我就能在他们工作出现问题时,客观的帮助他们找到问题的根本原因,帮助他们在同样的问题上不会跌倒两次。
 
  在工作中,我做事的原则是实事求是、实实在在、脚踏实地干事,不投机、不取巧。我坚信,如果像一些外企雇员想象的那样,我做不到今天的位置,也许已被解雇。西方企业看中的第一是业绩,第二是能力,第三是人格。搞“政治”也许会收到短期效果,但不是长久之计。
 
庞巴迪的核心竞争力
 
  问:哪些要素使庞巴迪在中国轨道交通市场取到了优异的业绩?
 
  张剑炜:了解用户需求是企业成功的第一要素。庞巴迪在中国的铁路轨道交通业务没有用过中间人。这样不仅节省了成本,而且能准确地把握客户需求和变化,以满足市场所需。
 
  适应中国市场也是庞巴迪中国取得成功的主要因素之一。中国地形复杂,很多技术和产品都不能原封不动地拿到中国来用,必须结合中国市场情况加以改进。比如历经了将近两年考察研发的青藏高原列车,就是在原有高原列车的基础上,对技术进行升级的成果。
 
  为客户着想,遵守承诺也是重要因素。当出现问题时,庞巴迪会在第一时间派出技术人员解决问题;对于承诺给客户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得到,这样的坚持和努力获得了客户的信任,积累了市场信誉。
 
  另外,庞巴迪积累了丰富的产品技术经验,能够提供全面、成熟的产品技术来满足客户的不同需要。



苏州低地板有轨电车
 
  问:站在您的角度,庞巴迪与中国合作时,您如何让双方都实现利益最大化?
 
  张剑炜:让中国客户和庞巴迪都能在合作中取得最大利益,是我追求的目标。要想达到这一目标,就不能仅仅把庞巴迪作为中国市场的供应商,而是要成为中国轨道交通行业发展的协作者,就要寻找与其同步发展的机会。庞巴迪中国就是一直以这种合作共赢的思路寻求发展,而这种思路也是庞巴迪开拓中国市场的重要竞争优势。
 
  庞巴迪需要中国市场的订单,中国轨道交通发展需要技术,庞巴迪就利用其技术优势,通过有效的技术输出获得极具分量的中国市场订单。
 
  此外,庞巴迪一直坚持技术本地化,在将已经掌握的先进技术分享给中国的合作伙伴的同时,对现有技术的更新以及新技术都是在中国的合资公司开发的,与中国企业共同发展,在合作中一起成长,使双方都获得最大的利益。
 
在变化中的生存法则
 
  问:技术转让也是中外企业合作的一种方式,您怎样看待庞巴迪与中国的技术转让?
 
  张剑炜:在与中国的多年合作中,庞巴迪转让到中国的技术有很多项,可以说庞巴迪与中国的合作早已经超越了技术转让的范畴,“庞巴迪不仅仅是在做生意,更是在寻求与中国的同步发展。”
 
  问:您有时感慨,“庞巴迪在中国,是在夹缝中求生存、谋发展。”您为什么有如此感慨?
 
  张剑炜:现在,中国高铁技术的发展突飞猛进,已经能与国际技术水平并肩,承担起中国高速铁路建设的重任。要在中国的市场中生存下去,就要创新,提高自己的竞争能力。同时要扩大自己的产品范围和多元化以满足不同用户的不同要求。例如,庞巴迪的无人驾驶系统最新开发的INNOVIA Monorail单轨都在全球领先,中国市场有潜在的需求,那么,我们就与中车浦镇建立了合资公司,把技术引进来,不但供应中国市场,而且供应全球市场。
 


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阿卜杜拉国王金融区的单轨系统
 
  问:对于和中国合作开拓国际市场,您有何打算?
 
  张剑炜:现在中国在大力推进中国高铁走进国际市场。国家不但在财政、资金上给予支持,国家主席和总理也都亲自推销,如果承建外国高铁项目,是由政府作担保承担风险的,这在全球其他国家都是不可能有的事情。这为中国企业走向国际高铁市场创造了很好的条件,而且中国高铁价格相对便宜,容易被市场接受,所以说中国企业真的非常幸运。
 
  这对于中国企业是机会,对于庞巴迪也是机会。庞巴迪拥有世界一流的高铁技术及产品,并且拥有丰富的国际市场经验和完善的服务网络,了解国际市场的竞争规则,全球信誉度很高,并有广泛的人脉与销售渠道。如果与中国高铁共同走进国际市场会在很大程度上优势互补。另外,庞巴迪在中国有多家合资公司,我们既可在国际市场上与中国企业组成联合体一起投标,也可以通过在中国的合资公司投标。
 
所有的过去都是序幕
 
  问:请您用一句话形容庞巴迪在中国的发展。
 
  张剑炜:庞巴迪在中国发展到今天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有的地方是爬过来的。
 
  问:对于庞巴迪中国未来的发展,您有何规划?
 
  张剑炜:莎士比亚说过“凡是过去,皆为序章”,我还会继续呕心沥血,兢兢业业,努力做好每一件事情,努力使公司可持续发展,可持续成功。
 
  从与他的交谈中,可以很深刻地体会到,他作为庞巴迪中国总裁的不易;可以很深刻地体会到,他为庞巴迪的付出之多;可以很深刻地体会到,他把“心”交给庞巴迪的忠诚;可以很深刻地体会到,他身为中国人的铮铮铁骨。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一晃20载。最初打算在中国只呆3年的张剑炜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张剑炜将继续用其独特的管理逻辑来应对前方的遍地荆棘。
 
链接·人物介绍
 
  张剑炜
 
  庞巴迪公司全球高级副总裁、庞巴迪中国总裁兼国家首席代表
 
  张剑炜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高等商学院(HEC Montreal)获得博士学位,主要研究跨国公司和公司战略。
 
  1995年以项目经理的职位加入庞巴迪公司,先后任项目总监,庞巴迪运输集团副总裁。
 
  2010年2月被任命为庞巴迪中国总裁,同时兼任庞巴迪公司总部全球高级副总裁。

相关文章

专  题
 
 
 
封面人物
市场周刊
2019-01
出刊日期:02-21
出刊周期:每月
总481期
出刊日期:(2014 07 08)
出刊周期:每周